红楼梦中妙玉与邢岫烟二人之间有何交集?

红楼梦中妙玉与邢岫烟二人之间有何交集?“遥望历史的河流,感受历史的沧桑,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走进了解。

妙玉是个颇具神秘感的人物,虽身份高贵,却不知其家世背景,只是一笔带过。但从王夫人一听说此人,便立马下帖请她的情形来看,她不是寻常人。更奇的是,小小年纪的妙玉,因为自幼多病,买了多少替身都没用,只得自己带发修行,入了佛门,方才好了。

这样的情况,在林黛玉,香菱身上俱有,若她们一早舍弃尘缘,也许真的会落个清静。但也不一定,身入佛门易,但心入佛门却难。

从小金尊玉贵,享福惯了的妙玉,从一个千金小姐,变为庙里的姑子,又有多少自愿的成份呢?

image.png

她的生活与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前被众人捧在手心的日子,一去不返了。既然是修行,就得清静,陪伴着青灯古佛,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孤独。她过着苦行僧一般的日子。

就在这时,她和邢岫烟的人生有了交集。

邢岫烟,何许人也?一个贫寒人家的女儿,因为家穷,住的地方都没有,在妙玉的庙里租了房子,成了邻居。两个一般大小的女孩儿,虽然出身,身份不同,在那时,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她们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荒芜中的温暖。于是,她们越走越近。

邢岫烟所在的圈子里,是接触不到妙玉这样的官宦小姐的,哪怕是修行,也难以掩盖她身上的高贵气息。对于妙玉,她是好奇,也是有些羡慕的。她羡慕的,不是别的,而是妙玉如兰的气质,以及过人的才情。毕竟邢岫烟的父母皆是粗鄙之人,对于女儿的成长毫不放在心上。邢岫烟没有长成市井小民,已是万幸。

更幸运的是,她遇到了妙玉。她们之间相互取暖,排解寂寞,而且妙玉还教她识字。连温饱都不得解决的邢岫烟,对于读书写字,却有着一股天生的向往和热情。她们既是闺蜜,又有半师之谊。那些年,她们做着伴儿,说得上话,但也仅此而已了。

毕竟,她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宝玉后来称赞邢岫烟身上闲云野鹤的气质是得益于妙玉的栽培和影响,既对也不对,妙玉对邢岫烟最大的帮助便是教她读书,有了文化的邢岫烟,自然和以前不同了。

但一个人的气质更多的是性格,三观所决定。邢岫烟的恬淡,随和并不是妙玉教的,这种心态不是别人能教会的,而是自身的顿悟和理解。

其实在为人处事方面,这两个少女既有相似之处,更有截然不同的地方。 她们都比较清高,聪慧有才情,不会也不屑于趋炎附势,但这只是一面。

虽然妙玉是个修行人,从以前的寺庙,到了贾府的栊翠庵,她总是身在佛门清静地。但她的心,并不清静,她过得相当拧巴。

妙玉已出了家,可是她的骨子里,仍是千金小姐的傲娇,甚至有些矫情。她说过,豪门必以权势压人,别人不请她,她是不去的。可见她很注重形式,讲究排场,以免掉了身价。她觉得不这样,便是别人瞧不起自己。

而她的眼里,并不是佛祖所弘扬的众生平等,而是分门别类地对待。当贾母带着刘姥姥一行人来栊翠庵小坐时,她对贾母的态度是恭敬的,但对于刘姥姥,她是一万个在心里看不起,连刘姥姥喝过的茶具也要砸了。而且她自视甚高,连林黛玉在她眼里也是俗人一个。全天下的人仿佛没有入得她眼的。也难怪从不说人长短的李纨会说,可厌妙玉为人的话了。

妙玉的栊翠庵是大观园里的一处清修之地,可是妙玉的心底并不是无欲无望。她也和同龄的女孩一样,有着对于世界,对于异性的好奇与热情。她孤冷,高傲的表象下,才是真实的自我。把自己日常喝的杯子给宝玉饮茶;宝玉乞红梅,只得一人前去;宝玉的生辰,妙玉独记得,人没出现,却差人送了拜帖。

image.png

妙玉的矫揉造作,是她不讨喜的原因之一。她不能忘却自己的身份,无法做到坦然以对。她端着清高的架子,却又是未空之心。她对于世界,是心灰意冷的,正如她对邢岫烟说过的那句诗,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可是无论再压抑,她也有着情感上的渴望。贾宝玉的出现,让她的眼里漫出了柔情几许。

邢岫烟是了解这个师父的,给她下的定论是,放诞诡僻。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

相比之下,邢岫烟是个理性的人,当初在妙玉那里学文化,却并未沾染妙玉的一些怪癖之气。

她们都过得不易,妙玉身不由己进了佛门,却不由自主地想要挣脱。带发修行,虽治好了她的病,却治不了她的心。这是她的无奈。她无法随遇而安,至少心理上不能接受。

邢岫烟的日子,也过得不顺遂。但她的不顺比妙玉更具体些。妙玉是看不起俗人俗物的,却不知道邢岫烟为了生计所承受的辛酸。她是一个女儿家,一个穷人家的女儿,就像杂草一样任其自生自灭,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皆得不到多少营养。

可是显然,邢岫烟要超脱得多。而这样的气质,恰恰有如修行一般,不卑不亢,宠辱不惊。

试想,如果贫寒的邢岫烟在身份高贵的妙玉面前畏畏缩缩,妙玉能正眼看她一下,并且教她识字吗?

后来邢岫烟到了贾府,一开始受尽了冷遇,更是被另外两家的亲戚完全比了下去。但她全然不知似的,该守礼的时候守礼,该表现的时候也表现一下。她不与人争,却也不甘落后。受了欺负,她很是坦然,大冷的天当了冬衣,她并不愁苦。

在大观园里,她很穷,也不算多美,可是她身上的随和从容的气质,是其他人都没有的。她好像有着开阔的眼界,站得高,看得远,那些生活里的烦恼都不能往心里去,却像烟雾一样飘散。

她从不争辩,也不计较,可是喜爱她的人越来越多。

image.png

有一个处之泰然的心境,是很难得的。在大观园的花花世界里,她既没有自惭形秽,更没有忘记初心。一如当年,和妙玉结交时一样。

其实她心里什么不知道,她看得到妙玉的优点和缺点,而大观园里的林林总总,人情冷暖,她心里也自有论断。

当了冬衣,瑟缩着走在寒风里的邢岫烟,她应该愁苦哀伤,可是一点不。修行多年,与佛为伴的妙玉,她应该从容平淡,有一颗空灵的心,可是也不。

其实,邢岫烟这样的心态,才最能保护自己。而像妙玉,只能徒增烦恼。她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而她自己,又算什么呢?她暗恋着贾宝玉,可是贾宝玉对她只是和其他美女一样的欣赏。

虽说妙玉曾为邢岫烟的师父,不过,在有的方面,邢岫烟却足以充当妙玉的师父。妙玉的修行尚浅,而邢岫烟虽未吃斋念佛,倒像悟了禅似的,来去自如,真如轻烟刚出岫,清淡悠远,红尘烦扰近得了身,伤不了她的心。不由得想起惠能的一句诗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比起外在的形式,内心的自在才是真自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