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是如何排列的?有何含义?

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是如何排列的?说起这个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林黛玉和薛宝钗作为《红楼梦》中的双女主,排在金陵十二钗的首位是无可厚非的。但绝不是因此而排在第一位。比如王熙凤那么重要,却只拍第九位,显而易见曹雪芹在给“金陵十二钗”排序时,并非以角色重要性定位。

image.png

宝玉看了仍不解。便又掷了,再去取“正册”看。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词,道是:可叹停机德,堪叹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正册十二人,要看的是“判词”,而不是曲子。十四首《红楼梦》曲子主要是借人叙事,不光只讲金陵十二钗正册十二人。而是以与贾宝玉关系最近的一些人叙事。远不止十二人。

反观“金陵十二钗”正册,一共十一首判词,讲述十二个人,第一首就是林黛玉和薛宝钗合辑。

林黛玉和薛宝钗排在第一不意外,却不因她们是女主角。而是她们命运与贾宝玉最相关。

宝黛钗三人命运相连紧密契合,黛死钗嫁[终身误],才是她们排在第一的主因。

推到前世,神瑛侍者在三生石畔用甘露灌溉绛珠仙草,绛珠仙草得到甘露滋养久延岁月化为人形,才是绛珠仙子。绛珠仙子对神瑛侍者有情,神瑛侍者不敢接受。双方僵持影响了修行,才有神瑛侍者下凡了却尘缘一说。本质上与唐僧前世金蝉子转世差不多。神瑛侍者也是和尚。

脂砚斋批语有“钗黛合一”之说,曹雪芹又将她们判词、曲子放一起,证明林黛玉和薛宝钗是一体,就像神瑛侍者与通灵宝玉结合的贾宝玉一样。

如此,林黛玉是绛珠仙草,薛宝钗无疑就是那个甘露。二者合一才是绛珠仙子。

正是神瑛侍者、绛珠仙草和甘露的存在,才有了《红楼梦》的缘起。而他们一起在“三生石畔”的典故出自苏轼《僧圆泽传》。

和尚圆泽圆寂前与好友李源相约十三年后在杭州天竺寺三生石畔再见。他指明投胎的母亲是“王氏”夫人。所以贾宝玉的母亲姓王。薛宝钗的母亲也姓王,林黛玉母亲不姓王,陪伴她最久的奶娘却姓王。

三人因“三生石”结缘,正是“三生三世旧精魂”。钗黛位列金陵十二钗判词之首无可厚非。

贾元春排在第三位因为她的结局影响了贾家的结局,也影响了宝黛钗三人的命运。

贾探春紧随其后,是探春与林黛玉最终二女同嫁,终结了木石姻缘。

史湘云、妙玉是除了钗黛以外最重要的红颜知己,所以紧随其后。

image.png

迎春、惜春是家中姐妹,与贾宝玉手足情深,再随其后。

王熙凤角色最重要,到她是贾宝玉堂嫂,所以排名低。嫂子李纨不如王熙凤重要次一等。按说巧姐儿要排李纨后面,却因与王熙凤是母女,要串联刘姥姥,反倒排在伯母李纨前面。

秦可卿最后不出意外,她辈分最小,关系最远,死的最早,哪怕与贾宝玉关系再重要都决定她只能排在最后。

曹雪芹在“金陵十二钗”排序上,根据远近亲疏,对贾宝玉的命运影响,以及长幼尊卑排序,很复杂。

林黛玉和薛宝钗无可争议要排第一。不过有说法指出薛宝钗是那些“风流冤孽”,可以肯定绝不是。“风流冤孽”是指贾元春以下的所有正册副册中人,他们是陪衬。就像水浒传一百单八将,核心几个与其他人还是不同。宝钗、黛玉与贾宝玉却是当年灵河岸边三生石畔的灌溉之源,是《红楼梦》的缘起,非“风流冤孽”可比。

不但林黛玉排第一,香菱排在副册第一,晴雯排在又副册之首,这两人对林黛玉的影射是最多的。曹雪芹借排列排序指明书中重点,帮助更好地理解书中人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