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妙玉对待刘姥姥与宝玉为何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红楼梦中妙玉对待刘姥姥与宝玉为何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态度?今天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妙玉的身上充满了矛盾,她虽然住在栊翠庵,但早已不再念经打坐,她就像是栊翠庵那年冬天的红梅一样,傲然孤独地绽放着。

image.png

妙玉虽然是出家人,但并没有真的做到四大皆空,众生平等,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一回,因为投了贾母的缘,被带着在大观园游览了一番,其间曾去妙玉的栊翠庵小坐。

你看妙玉是如何对待刘姥姥的?她嫌弃刘姥姥用过茶杯,觉得脏了,即便是价值连城的成窑杯,她也不要了,让人不要收进来,放在外头就行。

这可以说是满心的嫌恶,但她这嫌恶又不能单纯地理解成是嫌贫爱富,曹公这么写,其实是要通过这段情节来表现妙玉“不合时宜”的一面,以及她“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的本性。

妙玉虽然从小就入了空门,但这并非她心甘情愿,而是为了活命不得不如此,因此,她身在空门的同时,却又心系红尘,并没有真的做到四大皆空,也并没有抛弃她本来的闺阁面目。

其实在妙玉进贾府一回,林之孝家的回复王夫人时就说了“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这句话其实就是一个伏笔,什么叫带发修行?显然妙玉并非真心要出家,而是随时可以还俗的。我们常说“三千烦恼丝”,这没有剃去的头发,其实象征的正是妙玉尘缘未断。

邢岫烟也评价妙玉是“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可以说是对妙玉的一句定评。在妙玉的心理,时时刻刻都存在着这种对冲的矛盾。

你看她一面嫌弃刘姥姥用过的杯子脏,用以标榜自己的高洁怪癖,一面又把自己常用的杯子斟了茶给宝玉。可笑宝二爷不解风情,说这个绿玉斗是俗器,大约也是曹公对妙玉为人的调侃。

当然,妙玉把自己的杯子给宝玉用,这里面其实是大有暧昧意味的,毕竟这并非两人单独相处,还有黛玉宝钗在旁。

有时候我也在想,黛玉和宝钗到底知不知道这个绿玉斗是妙玉常用的杯子呢?从她邀请钗黛吃体己茶可知,几人私下关系应该不错,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往来,主人常用之物,作为朋友,也许都是熟悉的。

那么,如果钗黛知道妙玉把自己常用的杯子给宝玉用,她们心里又会怎么想呢?当妙玉把她的杯子给宝玉用时,当她看到宝玉用她的杯子喝茶时,她心里又在想什么呢?是小小的窃喜,还是公然的害羞?

刘姥姥是乡下贫婆子,妙玉打心里嫌弃也就罢了,但她的嫌弃远不止于此,那成窑杯她并未用过,因此无论是扔了还是送给刘姥姥,她并不介意,但如果是她用过的,她说自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

image.png

这显然有些不近人情了,刘姥姥终究也并没得罪过她,不过就是喝了一口茶而已,她如何就嫌恶到如此地步?不过就是在她的栊翠庵略坐了坐,哪里就真正站脏了她的地,到了需要打水清洗的地步?

李纨曾说,最厌妙玉为人。一向与人为善从不轻易表露自己喜恶的大奶奶,为何一说到妙玉,却忍不住吐槽这么一句?甚至就连脂砚斋也说“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

只能说,妙玉的口碑人缘实在不怎么好。她可能不知道,她在厌恶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厌恶她。她在“万人不入她目”的同时,她自己也是个“不合时宜”的。

她给宝玉用自己的杯子,甚至她在宝玉生日时让人送拜帖,在宝玉乞梅时送一支极好的梅花,最后又每人都送一支,这都是宝玉的功劳,也是妙玉内心最真实的映照。

贾宝玉的身上,藏着妙玉对红尘的渴望。这种渴望里,既有对闺阁的留恋,更有一个正当芳华的女子,对身边异性的正常爱恋。

薛宝钗如此博学多识成熟稳重的女孩,都在宝玉挨打时忍不住落泪关怀,在宝玉睡觉时忍不住坐一旁忘情绣肚兜,与她年龄相当的妙玉,当然也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

只是,这是个活得太拧巴的女子。既想要滚滚红尘,又想要保持高洁。既心生爱恋,又故作清高。一边爱憎分明,一边四大皆空。一边佛门净地,一边闺阁面目。她的人生,注定了不会洁,更不会空,落得个“终陷淖泥中”的结局,大约也是意料之中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