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书》中记载的王僧辩是个怎么样的人?详解王僧辩传

讲解南北朝梁朝历史的《梁书》包含本纪六卷、列传五十卷,无表、无志。那么其中记载的王僧辩是个怎么样的人?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王僧辩,字君才,是右卫将军王神念的儿子。天监年间,王僧辩随父亲一起来投奔梁武帝。起初任湘东王国的左常侍。其后湘东王萧绎做了丹阳尹,王僧辩也转为府中的行参军。湘东王出任会稽太守,王僧辩兼任中兵参军事。湘东王迁任荆州刺史,王僧辩还是在其门下担任中兵之职。当时,有武宁郡反叛,湘东王命令王僧辩率兵讨平了叛乱。进而王僧辩升任贞威将军、武宁太守。不久,又升任振远将军、广平太守。任职期满,还为湘东王府中录事,像以前一样参谋军事。湘东王被朝廷任命为护军,王僧辩兼任府司马。湘东王出任江州刺史,王僧辩便任云骑将军司马,守卫湓城。转监安陆郡,不多久又回还。随即,王僧辩出任新蔡太守,跟以前一样兼任司马、将军之职。后来,湘东王又出任荆州刺史,王僧辩也转任贞毅将军、府咨议参军事,朝廷还赐给他食邑千人,又替代柳仲礼出任竟陵太守,改称号为雄信将军。适值侯景叛乱,湘东王命令王僧辩暂持符节,总督水军万人,并运送粮饷赶赴京城救援。谁知刚刚到达京城建康,宫城已被攻陷,皇上梁武帝也被软禁起来了。王僧辩和柳仲礼兄弟以及赵伯超等,不得已先降了侯景,然后进宫朝见梁武帝。侯景将王僧辩的军队和粮饷尽行收用,并且厚加抚绥。没多久,侯景派王僧辩还归竟陵,王僧辩于是日夜兼程,西行投奔湘东王萧绎。萧绎承袭帝制,任命王僧辩为领军将军。

图片.png

等到荆、湘二州互相猜忌对抗,朝廷的军队失去控制,湘东王又命令王僧辩和鲍泉率兵讨伐湘州,分发粮饷,定期启程。当时王僧辩考虑到竟陵的部众还没到齐,想等到人马集结完毕,然后出师征伐。于是,他对鲍泉说:“我和您都奉命南讨,但现在军容不整,您说该怎么办呢?”鲍泉回答说:“既然我们已经接受了圣命,率领兵众南讨,即使血染沙场也当在所不辞,何必考虑那么多!”王僧辩说:“我不同意您的看法,您的话只不过是文弱书生们的纸上谈兵。湘州刺史河东王萧誉年轻时即有军事才能,其兵力又强劲,加上刚刚击败政府军,士气旺盛,正在养精蓄锐,等着我们去进攻,如果没有精兵万人,是不足以制服他们的。我竟陵兵将历经过多次战斗,很有作战经验,现在已派人去招集他们,不久就会赶到。即便进军时间有限制,还是可以重新说明情况的,我想和您一起禀明湘东王,希望您助我一臂之力。”鲍泉说:“此事关系成败,至关紧要,进军迟速的问题,我还是听您的。”湘东王生性严厉、好猜忌,他对王僧辩的话有所耳闻,认为王僧辩故意拖延,不肯前去,心中本已有些生气。等到王僧辩要向萧绎说明情况时,他对鲍泉说:“我先开口讲话,您可接着补充。”鲍泉答应了。于是,两人去见湘东王,萧绎劈头就问:“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吗?计划哪一天出发?”王僧辩把前面跟鲍泉说的那番话如实回禀了萧绎。湘东王按剑大怒,厉声说道:“原来你是怕死啊!”随之站起身走入内室。鲍泉在旁边大惊失色,竟连一句话也不敢说了。不一会儿,萧绎派其手下数十人拘捕王僧辩。萧绎对他说:“你违抗命令,迟迟不进军,有通敌的嫌疑,现在只有死路一条了。”王僧辩回答说:“僧辩深受皇恩,久食皇禄,理当为国分忧,责任重大,今天被处死刑,又怎敢对您记恨在心,只是遗憾不能见上我的老母亲一面。”萧绎随手举刀砍去,正中他的左大腿,血流满地。王僧辩痛得昏死过去,很长时间才苏醒过来。萧绎当即派人把他送交廷尉处置,又拘捕了他的家小,一并关押起来。当时正赶上岳阳王萧察的军队攻击江陵,人心浮动,不知如何是好,萧绎派亲信到狱中向王僧辩咨询对策,王僧辩陈述了自己的退敌策略,随即被赦免出狱,任命为城内都督。不久岳阳王狼狈败退,但鲍泉久攻长沙不下,萧绎就命令王僧辩替代他,并给鲍泉罗织了十条罪名,遣舍人罗重欢率斋兵行仗三百人,同王僧辩一道进发。到了长沙,王僧辩派人暗中告知鲍泉说:“罗舍人奉湘东王之命送王僧辩来。”鲍泉感到很惊讶,环顾左右说:“如果能有王僧辩来帮我出谋划策,何愁敌人不灭。”不一会儿,罗重欢持萧绎令书先进鲍泉营帐,王僧辩随斋兵行仗后进,鲍泉正抖开席子,跪坐在那里听候处置。王僧辩进得营帐,背对着鲍泉而坐,开口道:“鲍郎,你有罪,湘东王下令让我锁你,请不要对我有什么意见。”于是叫罗重欢出示萧绎命令,鲍泉当即下地,在床边被锁。王僧辩依旧指挥众位将领,合力围攻,终于平定了湘州。

僧辩凯旋,官复原职,担任领军将军。此时侯景沿江西侵犯,军队驻扎在夏首,王僧辩奉命讨贼,被任命为大都督,率领巴州刺史淳于量、定州刺史杜龛、宜州刺史王琳、郴州刺史裴之横等,一起赶赴西阳。军队驻扎在巴陵,听说郢州已经陷落,王僧辩于是占据巴陵城。萧绎命令罗州刺史徐嗣徽、武州刺史杜萴等至巴陵与王僧辩会师。侯景攻破郢城之后,兵将更多,士气更盛,准备下一步进犯荆州。于是派伪仪同丁和统兵五千人守卫江夏,大将宋子仙率兵一万为先锋,直奔巴陵,侯景自率大军水陆并进。侯景派人沿江驻守巡逻,郡县闻风而降,其巡逻线一直延伸到隐矶。王僧辩闻讯,便把江边粮食统统上运,而且将公私船只沉到水底。等到叛军前锋抵达江口时,王僧辩便下令各军,据城固守,偃旗息鼓,偌大的巴陵城静得跟没人似的。第二天,叛军渡江,轻骑直抵巴陵城下,向城内喊话道:“城内是何人驻守?”城内回答说:“是领军将军王僧辩。”叛军说:“请转告王领军,现在大势已去,何不早早束手就擒?”王僧辩派人回复说:“你们的大军只管去进攻荆州,我巴陵城一定不会碍事的。我王僧辩家中老小百余人,都在湘东王掌握之中,怎么能随便投降?”敌骑于是转去,不一会儿又转回来,向城内喊话道:“我家大王已经到了城下,王领军既有诚意,为什么不出来和我家大王见上一面呢?”王僧辩沉默不答。不久,叛军又押着王繤等来到城下,王繤写信劝诱城内投降。侯景率船舰会集在北寺,后又分头进入河港中,弃舟登岸,广搭毡房,耀其军威于城东陇上,又割掉茅草,开出八条道路,直达城下,派五千名光头兵赤膊上阵,发起猛攻。城内同时击鼓喧哗,箭石如暴雨一般落下,叛军损伤惨重,于是引兵退还。萧绎又命令平北将军胡僧..率兵支援王僧辩。当日,叛军又向巴陵城发动攻击,水、陆两军从十个地点同时进攻,鸣鼓吹号,赤膊杀上。城上放木头、丢烧红了的灶砖、扔石块还击,杀伤了很多敌人。午后敌人退去,又修建长长的栅栏围住巴陵城,陈列舰只,用楼船舰攻击巴陵城西南角;还派人过河,推着..柯的虾蟆车来填平沟壑,拉障碍车到城下,忙忙碌碌地干了两天才停下。叛军又在舰只上竖起木桔槔棒,收集茅草放起大火,想烧水栅,但因风势不利,自焚而退。叛军每次进攻都受挫,加上其将领任约又被陆法和抓了起来,侯景于是烧掉营帐,连夜逃走,回兵夏首。湘东王论功行赏,任命王僧辩为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并封他为长宁县公。

图片.png

于是萧绎命令王僧辩乘胜率领巴陵诸军,顺江讨伐侯景。军队驻扎在郢城,派步兵进攻鲁山。鲁山城守将支化仁,是侯景的骑兵将领,他率领部下拼死抵抗,被王僧辩军打得大败,支化仁只好投降。王僧辩率诸路大军渡江攻打郢城,占据了罗城。打到金城时,由于侯景部下宋子仙聚兵坚守,未能攻下。宋子仙派其部下时灵护率三千人马,开城门出战,王僧辩大败之,并生俘时灵护,斩首千人。宋子仙等人退守仓门,凭借长江天险固守,王僧辩军多次发起攻击,都没有能够拿下。再说侯景听说鲁山已被攻陷,郢城防线中又丢掉了罗城,便率余部加倍赶路,退守建业。宋子仙等感到形势危急,但又无计可施,只好请求以交出郢城为条件,让王僧辩放开一条生路,去投奔侯景。王僧辩假装答应他们,还命令部下给他们一百艘船,让他们定下心来。宋子仙认为王僧辩的行动可信,正准备乘船出发,王僧辩命令杜龛率精兵千人,爬上城墙,同时击鼓进军,出其不意直抵仓门。水军主帅宋遥率楼船将士,偷偷地从江中四面合围,宋子仙等且战且逃,到了白杨浦,王僧辩军大败之,生俘宋子仙,并把他押送江陵。随即,王僧辩率领各路大军进军九水。叛军伪仪同范希荣、卢晖略此时还占领着湓城,等到王僧辩的人马一来,范希荣等便挟制江州刺史临城公弃城逃走。湘东王加封王僧辩为侍中、尚书令、征东大将军,并赐给他鼓吹一部。命令他暂时驻留江州,等到各路兵马齐集了,再选择良机进军。

不久,萧绎命令江州各军联合大举进攻,王僧辩上表章,将简文帝去世的消息报告萧绎。于是,王僧辩率大将百余人,联名上表章劝湘东王萧绎即皇帝位;等到快要出发时,又上了一道表章。虽然其建议没有被采纳,但都得到优厚的酬答。此事可参见梁元帝本纪。

王僧辩大军于是从江州出发,直指梁朝中央政权所在地建业,僧辩先派南兖州刺史侯王真率精锐部队,轻舟直捣南陵、鹊头等叛军据点,兵到即克。在此之前,陈霸先率五万人马,从岭南地区的南江出发,先遣部队五千人,已进到湓口。陈霸先风流倜傥,足智多谋,名声大于王僧辩,王僧辩对他很是敬畏。到湓口后,陈霸先与王僧辩在白茅洲聚会,登坛盟誓,陈霸先写誓文说:“乱臣贼子侯景,本是羯族胡人,背逆天命,制造事端,违背我主恩义,破掠我国家,毒害我百姓,移毁我祖庙。我高祖武皇帝(萧衍)灵圣聪明,光照天下,为老百姓操劳,养育万民,有如我们的父母,关怀我们近五十年。高祖哀怜侯景走投无路后来投奔他,保全了侯景的性命,并把他安排在要害地区,又破格给他升官。我高祖哪里薄待了侯景?我百姓与侯景又有什么怨仇?而侯景却聚集精兵强将,长戟强弩,围困朝廷,攻打城郊,残忍地吞掠死者口中的米粮,挖人心肝,断人脚指,不能使其快意有所减退,曝晒人的骸骨,焚烧人的尸体,他们也不认为残酷。高祖粗茶淡饭,被软禁在深宫,九十岁的人了,不得不卑躬屈节,失去了往日威严,含恨死于贼子侯景之手。简文帝温和严谨,恭敬谦让,沉默寡言,洁身自好,于侯景又有何害,更忍心加以残害。皇室除了襁褓中的婴儿,官员中丝毫有功于朝廷者,都被乱刀砍死,体无完肤。普天之下,被称为王臣的人,食了皇家的粮,饮了皇家的水,难道忍心听闻这种惨痛的事,还有不悲痛伤心的?何况臣王僧辩、陈霸先等,受国家重臣湘东王萧绎泣血衔哀之重托,摩顶至足之大恩,我等身为将帅,如果不能披肝沥胆,共诛叛逆贼子,雪天地之痛,报君父之仇,又有何面目享受高官厚禄,在世上堂堂正正地为人。现在湘东王的孝心感动了上天,使其大智大勇得到了充分发挥,已经将叛军打败,俘获了他们的元帅,只剩下侯景孤家寡人,还在京城苟延残喘。臣王僧辩与臣陈霸先决心协同各位将帅,同心共力,一定要消灭叛贼,尊奉湘东王继承天下大业,荣登皇帝宝座。此次前去杀敌,臣王僧辩等如果遇到战斗不身先士卒,遇到赏赐不先人后己,那么天地宗庙诸神灵,可以共诛共责。臣王僧辩、臣陈霸先决心同心共事,不相欺负,如有违背,神明诛之。”于是二人升坛饮血酒,共读誓文,都泪流沾襟,言辞慷慨,神色激昂。

等到官军驻扎在南州,叛军将领侯子鉴等率领步兵和骑兵万余人在岸边挑战,又用舟鸟舟了船千艘载上士兵,船两边各有八十把桨,操桨的人都是越人,来往突袭,快过风电。王僧辩见此情形,就指挥小船退缩,把大舰停泊在两岸。叛军以为王僧辩水军想退却,争相出来追赶,官军便驱动大舰,截断叛军归路,擂鼓大喊,与叛军在江心会战,叛军尽投水而死。王僧辩随即率领各路大军沿江而下,进军到石头城的斗城,布起连营来威逼叛军。叛军在江边岭上筑五座防城拒守,侯景亲自出战,与官军大战于石头城的北面。陈霸先对王僧辩说:“侯景逆贼,已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现在他还要作垂死的挣扎,想与我们决一死战。我军人多势众,叛军势单力薄,应该将其分而歼之。”当即命令弓箭手二千人攻击叛军西面两城,大军仍然结阵抵挡叛军,王僧辩在后面督阵,再一次大败叛军。侯景部下卢晖略听说侯景吃了败仗,便交出石头城,向官军投降,王僧辩率部进据城内。侯景败逃时,是向北往朱方走的,侯景的残兵跑来向王僧辩告密,王僧辩命令众将进据台城。当天夜里,士兵采木吕失火,烧掉了太极殿及东西堂等建筑。当时士兵们在京城里大肆劫掠,抢夺老百姓的财物,被他们抓到的老百姓,身上被剥得精光。然后,他们又逼着老百姓用钱赎回衣物,从石头城到东城,秦淮河岸边哭喊之声惊天动地,连京城都被震响,于是老百姓转而对王师失望。

王僧辩命令侯調、裴之横率精兵五千,东进讨伐侯景。又俘获贼臣侯景党羽王伟等二十余人,送往江陵。伪行台赵伯超在吴松江降于侯調,此时侯調把他押来见王僧辩,王僧辩对赵伯超说:“赵公,你受朝廷重恩,你还有什么话说?”于是,王僧辩命令把他押送江陵。赵伯超被押出去后,王僧辩对左右坐客说道:“朝廷过去只知道有个赵伯超,又有谁知道我王僧辩?朝廷即将土崩瓦解之时,却是我王僧辩力挽狂澜,振兴社稷。人的兴衰荣辱,看来也是此一时彼一时,没有一个定准的啊。”左右宾客都当面为他歌功颂德。王僧辩惊恐四顾,慌乱中答道:“这都是圣上的威德,群帅的拼死杀敌。我王僧辩虽然滥竽充数,做了统帅,其实我个人又有什么功劳呢?”随之叛军尽行歼灭,京城被收复了。

世祖萧绎即皇帝位后,因为王僧辩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特加授他为镇卫将军、司徒,并增加班剑二十人,改封号为永宁郡公,食邑五千户,他原先所任侍中、尚书令及赐给他的鼓吹等待遇,一律照旧。

此后,湘州叛军陆纳等在渌口打败衡州刺史丁道贵,把他的部队及粮饷尽行收缴;李洪雅又从零陵率部下出空灵滩,声称是帮助朝廷讨伐陆纳。朝廷摸不透李洪雅的动机,深感焦虑,便派中书舍人罗重欢征王僧辩与骠骑将军宜丰侯萧循一起南征平叛。王僧辩于是率领杜萴等各路大军,从建业出发,部队驻扎在巴陵时,梁元帝萧绎任命王僧辩为都督东上诸军事,陈霸先为都督西上诸军事。原来陈霸先让都督之职给王僧辩,王僧辩力辞不受,所以元帝分别任命他们为东、西都督,一起南下平叛。这时陆纳等人已占据车轮这个地方,在两岸筑起城堡,大有投鞭断流之势,其兵卒勇猛无比,都是身经百战的精华。王僧辩有些害怕,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便命令部下作连城之势来威逼叛军。叛军见王僧辩不敢前来交战,心中便放松了警惕。王僧辩乘其不备,命令各军水陆夹攻,他自己亲自执掌军旗和战鼓,指挥大军的进退。于是各路大军竞相进发,和敌人在车轮展开大战,王僧辩与骠骑将军萧循并力苦攻,拿下了敌人两座城市。叛军大败,从陆路逃走,回保长沙,把城外的老百姓都驱逼入城,用以抵抗官军,守卫长沙。王僧辩率领大军跟踪追到长沙,命令筑垣墙包围长沙,并要求各军多建栅栏,他自己走出营帐,坐在战壕的土埂上观察敌情。叛军老远望来,认出了王僧辩,知道对方没有什么防备,陆纳的部下吴藏、李贤明等便率精兵千人,打开城门出来偷袭,拿着盾牌一直往前冲,直取王僧辩。当时杜萴、杜龛双双侍卫在王僧辩左右,侍卫的士兵仅百余人,于是二人下去派兵与叛军交战。李贤明乘着戴有护身铁甲的战马,带领十个骑兵,大声喊叫着冲了上来,王僧辩正靠在胡床上休息,在如此紧要关头,他也不动声色,冷静地指挥勇士们抵挡,最后俘虏了李贤明,当即斩首。叛军于是退回城中防守。起初,陆纳为了防止士兵倒戈,拿王琳当借口,说:“朝廷如果放了王琳,我们自然就会投降。”这时候各路大军正乘胜进军,没有答应他的条件。但是武陵王也因此聚兵长江上游,朝廷内外大为震惊,惟恐惹出大乱子,梁元帝便派王琳出面和平解决此事。王琳一出,陆纳不食前言,率众投降,至此湘州叛乱平息了。王僧辩回师江陵,又奉命会集各路大军西进讨伐武陵王,率水军二万人,梁元帝亲自到天居寺为王僧辩饯行。不久武陵王战败,王僧辩从枝江回师到江陵,随即还守建业。

这一月,王僧辩在建业只停留了很短一段时间,重又返回江陵。不料北齐皇帝高洋派郭元建率二万兵众,在合肥大肆陈列舟舰,准备袭击建业,又派遣他的部下邢景远、步大汗萨、东方老等率领部队随后赶来。当时陈霸先镇守建康,得知北齐南侵,飞马报告江陵,梁元帝当即下令王僧辩进驻姑孰,留守在那里。梁元帝先命令豫州刺史侯調率精兵三千人在东关筑垣墙,用来抵挡北方的侵略者,又征召吴郡太守张彪、吴兴太守裴之横在东关与侯調会合,于是和北齐军队大战,把他们打得大败,王僧辩利用这个机会率领各军在建业休整。承圣三年(554)三月十八日这一天,梁元帝下诏说:“奖赏和网罗贤才,在秦代典故中早已受到称许;礼贤下士的做法,听说在汉代的制度中早已存在。朝廷就是仰仗贤士们辅佐,以成大业。使持节、侍中、司徒、尚书令、都督扬南徐东扬三州诸军事、镇卫将军、扬州刺史、永宁郡开国公王僧辩,气度深沉稳重,神采飘逸高远,其言谈举止,文质彬彬,堪称士人楷模。他学贯三教九流,精通各种战略战术,数年之内,东征西讨,军队不因此而疲劳,老百姓不因此而有怨言,王室基业的奠定相当艰难,常常是平安与危险相伴随着的。有鉴于此,应该提拔王僧辩为中央政权的核心大臣,授予他大将军的军职,把天下大事托付给他,让他为辅佐朝政出谋划策、尽职尽责。特此加封他为太尉、车骑大将军。”

图片.png

不久,王僧辩遭逢他的母亲太夫人去世的悲事,梁元帝派侍中谒者为他监护丧事,策命太夫人谥号为贞敬太夫人。太夫人姓魏。梁武帝天监初(502),王神念率部下占据东关,后退保合肥氵巢湖之西,娶魏氏为妻,生下了王僧辩。太夫人性格非常和蔼,很善于待人接物,家门内外,都很怀念她。当初,王僧辩下狱之时,太夫人流泪徒步奔走,到江陵找湘东王萧绎请罪,湘东王不肯和她相见。其时贞惠世子萧方诸很受湘东王宠爱,军国大事多由他管理。太夫人赶去拜访贞惠世子,向他陈说自己教训儿子无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大家都很同情她。等到王僧辩被免罪出狱,太夫人又狠狠地责备儿子,深深地勉励他好好报效朝廷,其脸色、言辞都相当严肃。太夫人对王僧辩告诫说:“人臣事奉君主,只要忠心耿耿,光明正直,这不仅能够使自己得以保全,而且可以赐福子孙后代。”后来,王僧辩率军收复了建康,功盖天下,太夫人常常自谦,不因为富贵而骄横、放纵。朝廷内外都异口同声地称赞太夫人,说她是明白事理的贤明妇人。太夫人去世后,受到朝廷内外的隆重哀悼。而且因为王僧辩功勋卓著,所以丧礼更加隆重。太夫人灵柩即将运回建康时,梁元帝又派谒者到船码头吊祭。并且命令尚书左仆射王裒写了这样一篇祭文道:“魏氏贞敬太夫人家族在武子手里奠定基业,在阳元时达到鼎盛,男男女女一个个均出类拔萃,比翼齐飞。太夫人既称得上是天下女子的表率,又遵循妇道。她通览各种图书,又品评古人文章。教导子弟以各种礼仪,言辞谆谆,赶得上平原君。其子王僧辩学习楚发的带兵打仗,孟轲的修养品德,养成了尽忠与恭敬的品质,这从治家到治国都是极为有用的。王僧辩彰明和修养这种品质,是天下老百姓的榜样。皇上命他带兵,他打出了军威,加封他司徒之职,尽有龟、蒙之尊。太夫人母因子贵,实是令人尊崇之至。美好的辞章恰如其分地聚合到一起,丧礼非常盛大。太夫人居高能善下,处于富贵之时而能想到谦抑。从积善积德开始,到荣华富贵结束,太夫人一生善始善终。太夫人的去世,像太阳落入西山,像芦苇进入早秋,像奔腾的马一去不复返,像汹涌的波涛难以留住。此去逆龙门而西望,过夏首而东行。越三宫周围的高山,经过三江的支流。长满茂密树木的重重山岭上,好像有浮云遮住了日月,滔滔不绝的长江、汉水,淘尽了多少人世沧桑。只剩下插在灵柩前的旗幡和荒野中的遗碑。就在船上空出位置设祭,想那亡去的灵魂应该有知。呜呼哀哉!”

当年十月,西魏宰相宇文黑泰派兵联合岳阳王兵一共五万人,准备袭击江陵。梁元帝派主书李膺征召王僧辩到建业,任命他为大都督、荆州刺史,并特别命令王僧辩道:“宇文黑泰违背盟约,突然挑起战争。我朝勇将多在长江下游,荆、陕一带的兵将,都不是强劲勇猛之人。你应该率领精兵强将,星夜起程,加倍赶路,以赴危难。”王僧辩于是命令豫州刺史侯調等为前军,兖州刺史杜僧明等为后军。安排就绪,他便对李膺说:“宇文黑泰兵众勇猛善战,很难与他们直接交锋,等各路大军集结完毕,我便率部直指汉水,截断他们的退路。大凡在千里之外运送粮饷的,士兵脸上已有肌色,何况敌人横穿数千里,其粮饷必然不济。这跟孙膑打败庞涓时的情况差不多。”不久京城建康陷落,梁元帝驾崩。等到梁敬帝初即帝位,王僧辩因辅助即位之功劳,按旧制晋封为骠骑大将军、中书监、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和陈霸先一道参谋讨伐宇文黑泰。

这时北齐皇帝高洋又想立贞阳侯萧渊明为梁朝皇位继承人,便写信给王僧辩说:“梁国没有什么建树,祸难倒是一个接一个。一时是侯景洗劫建业,一时又是武陵王在巴山、汉水一带叛乱。您壮志凌云,气冲霄汉,与朝廷齐心合力,铲除逆贼,凡是知情者,没有人不感赞您的德高望重。何况我们是邻国,从睦邻的角度出发,有什么事情也得跟您打个招呼。但西魏乘机又派兵南侵,梁朝皇帝萧绎不能固守江陵,被拘捕处死,官军还来不及赶到,江陵城便已陷落,大小官吏和老百姓都被西魏俘虏,驱赶到关中地区,他们不断地回头南望故土,悲愤满腔。您作为元帝臣子的心情,想必更是肝肠寸断了。而我听说你们已经权且拥立元帝第九子萧方智为帝(即梁敬帝),在江东发号施令,但萧方智年仅十多岁,极为年幼,梁朝的战祸还没有止息,他恐怕担不起如此重的担子。礼制由卫君掌握,行政大权集中在宁氏手里,主干弱小而枝叶强盛,这是自古以来政治方面最忌讳的。我以天下为家,大力拯救弱小的事物。因为梁国被颠覆,我看在过去我们的友好关系的份上,力图恢复梁室,准备当机立断,扶助处于危难中的国家的君主继承大业,这是天下大事,我并不是想捞取什么个人名誉。贞阳侯萧渊明,梁武帝视其如同自己的儿子,他是长沙王的后代,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的威望也日渐上升,我看他能够保全金陵,所以立他为梁朝皇帝,送往贵国。如果您无异议,我便命令上党王刘涣总领兵将,护送他到江东,以便雷厉风行,迅速帮助贵国扫除叛逆。清河王高岳,此前被我派去援救荆州城,军队已经到达安陆,却来不及挽救局势,我对此深表痛心和惋惜。因为恐怕西魏侵略军顺流而下,再践踏江东,所以清河王现在转而驻扎在汉口,和郢州刺史陆法和居士相会合。您应该密切配合我们的完美规划,勉励您手下的将帅,部署好战舰,迎接新皇帝,多多招集精兵强将,同心协力对付侵略者。西魏侵略者是乌合之众,本来不是什么强敌,只是由于湘东王萧绎胆小怕事,才使国土沦丧的。现在我们的军队是无往不胜的,您一定要好好地为国建功,不要辜负了我对您的希望。”

贞阳侯萧渊明在北齐人马的护送下,即将抵达寿阳。贞阳侯前前后后多次给王僧辩写信,谈到他要回国继承帝位的意思,王僧辩没有接受他的要求。等贞阳侯、高涣到了东关,梁散骑常侍裴之横率领部下阻挡,被他们打败,王僧辩这才考虑接受贞阳侯的要求,奉他为梁朝皇帝,行君臣大礼。王僧辩给贞阳侯写了一封短信说:“自从西魏派兵侵入陕西,我便想赶往增援,谁知刚刚从船上登岸,荆州城便已经陷落,我便派遣刘周到西魏,表达我们的诚意,当时左右将帅,都是同意我的做法。谁知刘周去了很长时间也不回还,大家都感到有些疑惑,以为他回不来了;等到对方派使者来,我又派人到各处征求意见,大家看法不一致,故没有做出任何决定。后来得到侯調的消息,他给我看了西魏权景宣写来的信,要我们呈上皇帝的手书。我看众位将帅的脸色,他们长吁短叹想投靠宇文黑泰算了,如果有一天能够仰仗天意摆脱西魏的控制,我决不顾惜粉身碎骨,只是梁朝的皇统失去了中兴的机会,令人感到伤悲和痛心。我恳求陛下您迅速过江,仰借北齐威风,依靠陛下您的雄才大略,以年长而继承帝位,报仇雪恨必定为期不远,如果梁朝能够重现昔日辉煌,我宁愿抛头颅洒热血,不惜生命去奋斗。我将亲笔信派曹冲快马呈送北齐,接连告诉您一些重要情况,匆匆回复,请您原谅回信来迟。”贞阳侯回信说:“姜皓到我这里,屈尊给我看您的信,陈述您忠义的胸怀。梁朝的战乱,至今已有多年了。三位皇后逃亡在外,天下百姓沸腾了。老天命令您来扶救我梁朝,屡次救助危难,建立我梁朝宗嗣。元帝去世后,你们还迟迟不敢做出决定,这样一来,继承皇位之事,岂不就被搁置起来。听说我即将归国,与诸元老相会,所以近来你们派人来,可能不会一一接见,您既然已经跟文臣武将交换过意见,沿长江上下往来,可能要花费十天半月的时间,就此打住吧,这已经很合我的愿望了。您这样做是为了再立我梁朝宗室,中兴我梁朝,天下亿万百姓,都深受您的这一恩典,您实在是我梁朝的大功臣,无愧于天下。最近我率军驻扎在东关,多次派使者到裴之横那里,让他作出决定。但他的回答很是狂妄凶狠,骇人听闻。上党王布置军队来保卫我,正想跟他讲明利害关系,但这个蠢笨的家伙却突然发起进攻,谁知刚刚对阵,他就陷于昏乱之中,惊恐不已,很让人伤心。上党王深感顾惜,连连叹息,没有传送他的首级,还承蒙上党王把他重礼厚葬了,齐朝的大恩大德,相信连神灵都会感动。我正是仰凭齐朝皇威,靠了上党王的帮助,讨平咸阳叛军,在云梦诛杀叛贼,同心协力,安邦定国。看您写给权景宣的书信,长江上游诸位将领,本来是有忠心的,也有些才干,但他们抛弃亲人向着仇人,差不多都不可靠了,防奸定乱,最终的希望还寄托在您身上。现在我暂且停留在东关,想等您再来信,看在哪个地方迎接我。大凡建立国家,设立君主,实施政治,两国结盟派遣质子,自古已然。如果您的忠心感动了苍天,众位将帅同心同德,不再反叛,那么齐朝的军队就会退回,他们在盟约里讲明决不打过长江,如果食言,必遭失败。我因甲胄在身,不便书写,回信来迟。曹冲奉命上奏章到齐朝都城,就作为质子入齐。渭水桥下,怕他会笨嘴笨舌;汜水之北,怕他会恐惧号哭。”王僧辩又写信说:“员外常侍姜皓回来,向我介绍了您那边的情况。大齐的仁义之风惠及我梁国,救苦救难,向我们表明了他们的重大决策,皇室后代没有不感到荣幸的,江东士人都有了依靠。现在我们结盟不能不讲信义,讲信义就必须真心实意,我谨派遣我的第七个儿子王显、王显的儿子王刘和我的弟弟王世珍一起到齐朝充当人质;并派左民尚书周弘正到历阳迎接您。船只首尾相接,等着您龙体渡过长江;庄严的皇宫恭候着您大驾光临。您的回国,如同春秋时期晋文公回国时一样令万国倾心;您的英明行为如同宋昌的议论一样到处流传。我们梁国将从此兴盛起来,天下又有了明主。那么我们做臣子的必将尽心,用以报答大齐的深情厚意,又将同心协力来效忠陛下您。现在派遣吏部尚书王通传送这封信给您。”王僧辩随之请求立梁敬帝为皇太子。贞阳侯又回信说:“王通尚书到我这里,又屈尊给我看了您的信,得知您要派贤弟王世珍做人质来表达诚意,您心忧梁国的胸怀我全明白。您又派您府上的庭中玉树、您的掌上明珠七公子王显来做人质,您这样弃小家为大家的宽广胸怀,实在令人感动,您一心一意要拯救我梁国,难道不是为我国事操劳,助我兴邦?这令我惭愧、叹息不已,因此而忘记了上床安寝。晋安王萧方智是梁元帝的亲子,他来继承皇位,当然也是老百姓的期望。只是当今世道丧乱,应该立年长的皇室为君主,因为晋安王是庶子,很难继承天下大业。像周成王和周昭王一样年幼即位,政治清明的,历代以来有谁可比;像东汉冲帝和质帝一样年幼即位,危难迭出的,历代以来却比比皆是。我身逢恶运,不求能够保全性命。忽然受到巨大的恩典,并有些非常的举动。我自惭空虚浅薄,战战兢兢,恐惧不已。如果要立皇太子,当然应该立皇室的后代。我心口合一当众发誓,只考虑立晋安王,如有虚言,天地不容。看您写给我的这封信,深合我意,其中隐含的慰藉之情不可名状。您劳苦功高,既承受大齐的恩典,又忠心耿耿地为我梁国操劳。天下百姓,难道不感怀您的高风亮节?宗庙神灵,难道不为您所感动?请您将军队调到历阳,并将质子顺便送来。大军不过河,已经写在了盟书上。这是大齐圣主的恩典,上党英王的承诺,必定不会失信于我们。只是等待我们相见,使他们不违誓约。故土已相隔不远,触景生情,我不禁泪流满面。”王僧辩派人送人质到达北齐都城邺城。贞阳侯要求派三千卫士护送他过河,王僧辩怕有变故,只派了散兵千人,并派龙舟车驾去迎接贞阳侯。贞阳侯过江的那一天,王僧辩把船停在江心,不敢上岸相迎,最后二人就在江宁浦上见了面。

贞阳侯做了皇帝,便任命王僧辩为大司马,兼任太子太傅、扬州牧,其余官职不变。陈霸先当时担任司空、南徐州刺史,恨王僧辩屈事北齐,便和各位将领商议,于是从京口起兵十万,水陆并进,偷袭建康。水军到达时,王僧辩当天正在石头城处理政务,陈霸先的军队从城北攻入,南门又有人报告有兵来攻。王僧辩和他的儿子王輎急忙逃了出来,左右心腹还有几十个人。等陈霸先大军到达,王僧辩无计可施,便在南门城楼上请求投降。陈霸先命令手下放火烧城楼,王僧辩才与儿子王輎一起下了城楼,被陈霸先军捉住。陈霸先说:“我有什么罪,你却想联合北齐的军队来讨伐我。”又说:“你怎么一点也不防备。”王僧辩说:“我以为您在北门,怎么说没有防备。”当天夜里,陈霸先便斩了王僧辩。

王僧辩的长子王靑,梁元帝承圣初年(552)曾官至侍中。起初,王僧辩平定建业,派陈霸先守备京口,丝毫对他不存戒备之心,王靑多次说到此事,王僧辩却不加理会,最后导致杀身之祸。西魏入侵江陵时,梁元帝派王靑负责城内的防务。荆州城陷落时,王靑随同王琳到了齐国,担任竟陵郡守。北齐派王琳镇守寿春,准备侵占江南,陈朝平定淮南后,抓住王琳并把他杀掉了。王靑听说王琳死了,便赶到郡城的南面山坡,在王琳坟地上痛哭,因伤心过度而死去。

王靑的弟弟王颁,小时候就很有气节,总是跟从梁元帝,荆州城陷落之后,他便逃亡到西魏去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