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年少时品读元稹的诗,虽觉辞浅意哀,动人心弦,可内心多有抵触,诺言怎可轻若鸿毛,转身便随光阴飘逝,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千古传颂,道尽了他对亡妻韦丛的似海深情,可遇到才女薛涛,他又一头载入“花柳繁华地,温柔缱绻情”里。随年岁增长渐渐明白,情感中哪有对错,再遇知音并非遗忘前尘挚爱,而这首《大雪·十一月节》“积阴成大雪,看处乱霏霏。玉管鸣寒夜,披书晓绛帷。黄钟随气改,鴳鸟不鸣时。何限苍生类,依依惜暮晖。”在千年前“大雪”时节的那个寒夜,我似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看到了那个倚窗而立的男子,他吹乐思妻,情思凄迷,寒夜孤寂,乐声悠悠。又临近冬至,已听不到鷃鸟的鸣叫。季节之末,犹如晚霞夕照,总让人喟叹流年匆匆,光阴飞逝。

大雪至,寒冬始,当大雪这个冬天的第三个节令,随着瑟瑟朔风带着凛冽之气快步而来,清晨倚栏而望,城市似摁下了静音键,往昔窗外那喧闹啁啾的鸟鸣声,于归于沉寂。枯叶在飒飒冷风中打着颤儿旋转,唯银杏叶满树金黄熠熠灼目,岁月至此,虽无“雾凇挂满枝,片片雪花飘”的清寒妙曼之景,但神思却不由得随古人缥缈于千年前唐宋的漫天飞雪中。

雪中的衰草银装素裹,却像春日一般沐浴阳光。一场大雪上演初冬首秀,纷纷扬扬的雪花和往年一样一如既往。大雪覆盖下的衰草犹如一串串蛰伏的音符,悄无声息地将生命之歌唱响。无论季节如何更替,衰草终不忘自己的操守,坦然而无畏,空灵而坚强。无论天气如何变化,衰草都恪守自己的诺言,义无反顾地走向春光。从细微处,你会发现她身上闪现的灵光;在逆境中,你能看到她内心吐露的芬芳。

雪花,是什么时候起在我的心头变得这么与众不同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呢?想来,还是在稍远一些的中学时候吧,与我的同桌有关。大雪,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21个节气,也是冬天的第三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