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前“大雪”时节的那个寒夜

千年前“大雪”时节的那个寒夜

大雪时节,天气骤冷,雨雪霏霏。“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大雪时节,北方往往大雪纷飞,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唐柳宗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白雪皑皑,孤舟侧卧,寒江独钓,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雪中的衰草银装素裹,却像春日一般沐浴阳光。一场大雪上演初冬首秀,纷纷扬扬的雪花和往年一样一如既往。大雪覆盖下的衰草犹如一串串蛰伏的音符,悄无声息地将生命之歌唱响。无论季节如何更替,衰草终不忘自己的操守,坦然而无畏,空灵而坚强。无论天气如何变化,衰草都恪守自己的诺言,义无反顾地走向春光。从细微处,你会发现她身上闪现的灵光;在逆境中,你能看到她内心吐露的芬芳。

年少时品读元稹的诗,虽觉辞浅意哀,动人心弦,可内心多有抵触,诺言怎可轻若鸿毛,转身便随光阴飘逝,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千古传颂,道尽了他对亡妻韦丛的似海深情,可遇到才女薛涛,他又一头载入“花柳繁华地,温柔缱绻情”里。随年岁增长渐渐明白,情感中哪有对错,再遇知音并非遗忘前尘挚爱,而这首《大雪·十一月节》“积阴成大雪,看处乱霏霏。玉管鸣寒夜,披书晓绛帷。黄钟随气改,鴳鸟不鸣时。何限苍生类,依依惜暮晖。”在千年前“大雪”时节的那个寒夜,我似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看到了那个倚窗而立的男子,他吹乐思妻,情思凄迷,寒夜孤寂,乐声悠悠。又临近冬至,已听不到鷃鸟的鸣叫。季节之末,犹如晚霞夕照,总让人喟叹流年匆匆,光阴飞逝。

“大雪江南见未曾,今年方始是严凝。巧穿帘罅如相觅,重压林梢欲不胜。毡幄掷卢忘夜睡,金羁立马怯晨兴。此生自笑功名晚,空想黄河彻底冰。”身居江南十多年,如这般“重压林梢欲不胜”的苍茫雪景,也是极为罕见的。品酌陆游的这首《大雪》,与纷纷扬扬的雪花间,望着被大雪压得枝条弯弯的虬枝秃干,天地白茫茫一片,地冷天寒中更显陆游的爱国忧民之情,他宦海沉浮,数次遭人排挤打压,可他却如“无意苦争春”的梅,即使零落成泥,灵魂依然“香如故”。众人彻夜玩乐赌博,连战马都因大雪而“怯晨”不愿出征,明知一切就像企望黄河水彻底结冰那么艰难,可他忧虑的依然是百姓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