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隙

  到远离市中区的学校,是段漫长的路。坐在车中的我,往往选择望向窗外。

  虽然没有市中区的喧闹,但BRT、高架桥贯穿全程,一路上经过两个体育中心——两者中较新的刚承办了第11届全运会。

  因为是正午,太阳带给我们的热量太多,人的能量就收敛起来,大街上没几个人,当然也没有堵车,因为这毕竟不是一个城市最喧嚣的一面。

  一路上,我望到无数缝隙,它们铺展在蓝天做的幕布上,它们在不同的光线下呈现出不同的光影的明暗。

  错落有致的楼房之间的缝隙,是比天暗一点的色彩。我猜,那中间定藏着什么隐秘。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会有些什么对话与故事呢?

  房子至于城市人,是意味着要为之玩命的。房奴在这个城市并不少见,但是连房奴都做不了的人呢?他们是否就隐藏在那深邃的缝隙里?

  “在这森林般的钢筋水泥中,人人都忙着追求自己的影子,想在孤独的阴影中寻找安全感。”这是《重庆森林》里的一句台词,几年过去,依旧深刻印在我的脑子里。王家卫的台词很村上春树,所以这句自有它的含义;但将城市比作钢筋水泥的森林,我认为还是极贴切的。

  我见过真正森林,也曾在森林中漫步。远看,森林中高大的树干也会形成好看的阴影般的缝隙。但森林之所以为森林,不是一两棵小树聚个会就成得了的;组成它的高大树木,更不是三年五载能长成的。

  这就是城市森林与真正的森林的不同了。

  几年前,因为某些原因,这条长路我也走过。

  这里曾给我的印象,是“荒芜”。空旷宽阔的黄土漫天的马路,稀少的来往的车辆,极少的建筑物。太可怕了;倘若是"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还好,美其名曰“清幽宁静,与世隔绝”,但,恰恰是要用"落寞"来形容的;这里是高新区,工厂开会。

  大约两年前,我经过这条路时,高架桥就开始修了。桥真的很长,钢柱是层层搭成固定的结构,那就是现在桥的支柱的前身了。那时,我目不转睛地凝视窗外,那些钢柱之间的夹缝,在我眼前匆匆掠过又匆匆地来,似乎一切都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循环往复的电影。它之所以美,是因为那恰到好处的阴影;它之所以悲伤孤独,是因为它在冰冷的粗壮的钢管间存在着,它的生命也会随着桥的修建成而结束。它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它们的悲伤孤独牵绊着我的思绪,仿佛我应该在它们身上有所停留。

  新建的高架桥下,一般那里的“社会生态环境”都没“发展”起来,顶多住上五六个流浪汉;而像我家那边的高架桥下,曾因被农民工朋友弄得味道不好上过新闻了,后来政府关心在立交桥下建了公厕,从此,桥柱下的修鞋匠与卖报纸的劳动者就不必忍受难闻的气味了。

  生活在快节奏的城市,我们其实是无心留意那些缝隙的。即使如我,发现缝隙是美丽的,但缝隙底所隐藏的事物却是我们无力探究的。

  钢筋水泥中的缝隙是我们可以看到的,但是,真真正正存在于城市中的那些缝隙,但在人心。我们大可以把缝隙比作我们常忽视的正在发展的事物与其影响了。

  城市里,人当然是主宰。但是形形色色的人,就有了各种活着的方式,活着的目的。这在我看来,这是城市最复杂的地方。当然,这得 “得益”于城市化。

  农村的人口向城市涌,我很理解,对我来说,光是为了进电影院这点也足够了。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导演冯小刚”近年三月在接受某节目访谈时说:”只要给我一个政策,每部电影允许 10分钟贴片广告,我就可以让农民天天免费看电影,全国建设50000个农村放映队,还能解决15万人的就业。”

  我无奈地笑了,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吧。电影10分钟贴片广告,我可是早在冯导说这话前就体验到了,但是农民看电影、提高农民就业怎么到现在也不见动静?这就好比一个缝隙,裂在一些资本家老板、些明星的钱袋子上,只见往里流,不见往外撒。永动机大家都是知道的,能量守恒定律大家也都听过,但那是什么?那是理想!愿望是美好的,但实现不了的终究成为泡沫。

  大量的农民工带给城市的问题并不太大,而是他们的子女,他们总被拖欠的工资,早已成为了社会问题。这就立刻体现出城市化的两面性:一方面考验政府对社会保障体系是否完善,一方面带给城市治安环境人口就业居住交通等等亟待解决的棘手问题。而我们偏偏处在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生产关系中的资料分配还十分不合理。

  我个人认为,倘若一个国家的工业化、城市化发展走向盲目,城市化发展就会偏离我们的期望。这不仅农民工造成城市人口就业等问题,旧地型城市化中或许会出现中产业结构不合理的悲剧。倘若所有农民都放下锄头了,谁还来管我们吃饭?

  此时,我感受得到我们国家承担的巨大压力——竞争与矛盾。

  我们为了发展生产力,不遗余力地加快工业化的进程,倘若不这样,中国人心甘情愿面对落后于世界的现实吗?但另一方面,在国力增强的同时,城市化带来的种种弊端也日益暴露得愈加清晰。

  所以,复杂的城市化带来的,又有多少人的欣喜多少人的无奈?

  一阵秋风从微微摇下的窗中钻到我的领子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知道,天冷了,冬天快来了;我也知道,纵使太阳温暖,但也总有照不到的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