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不谙离恨苦

  终究是奢望。我与他。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月沼池水洇着迢迢的雾气。

  霓裳。他唤我。携着素标缃帙,噙着清隽温润的笑意。

  霓裳。他说。初识你是山郭水村的媛女,挽着妁妁的荷莲如滢水渐染的华裳褶了盈盈月白的光,浣着羽化的高蹈来这软红十丈令我动心相随。

  笑,无悲无喜。

  霓裳。他顿了顿。眸子微歙。如今你是北望金陵皇城的凰舞公主,呵气吐字间捭阖江山。若洪荒寰宇清泠的月华,只是太亮太亮,终究凄惶。

  他凝了眉软了言语。

  霓裳。你立于万人中央负手言笑。踏着沥沥血肉累累白骨,可知你亦不堪。我亦心疼。

  阳光穿过额前的碎发,我突地觉得累,懒懒扇起眸。

  他就立在那里,带着一贯冷清安逸的姿态,如静夜白莲生香的水月观音,盏盏如玉。朦胧中簌簌望去,我这才发现他是那样的美,美到透明,美到摇曳,美到葳蕤生姿。

  我忽然很想哭。我想要跑过去,不顾一切到他身边去,抱住他,安静地环住他。然后告诉他,我爱他。

  从此李霓裳苏青弦隐于村野。再也无关世事,无关金戈倥偬,无关国祚深恨,无关十万赤凰铁血男儿的弥冤。

  我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只要我们是相爱的而已。

  喉中滚了一阵的涩意。唇勾得愈发云淡风清。

  念头只一闪,终究迈不开步子,似死死地扎根在那里。动辄得咎。

  我们都一样,较之情爱都有更为重要的东西。何况此身乱世天地不仁,何处不煎熬。

  抿唇佯笑。他自嘲般垂下唇角的弧度,眼神忧悒如缺月。

  月裳,你爱过我么。

  他,唤我月裳。

  我兀地想起那日温婉的月华。

  我们言笑宴宴,

  我们浅嗔薄颦,

  我们琴瑟合鸣,

  我们宜言饮酒,

  我们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大梦醒来身是客,可我终究是辜负了那夜月色。

  不。从未。

  他笑。我也是。

  明月不谙离恨苦,山长水阔不知处。

  我以为。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怎奈何。今生今世,相见无期。

  永和十六年。三月。北望太子涉谋逆废黜。

  四月,帝未立储而崩。其下三子争其位设诡谲谋局。终未遂愿矣。至朝臣纷争不息,人心惶恐不齐。

  为乱世初始。

  是年六月。南大庆,东阳址俟机发动战乱,操三十万大军北上。徨徨攻入金陵都城。乃破。屠城。

  是为乱世乍起。

  八月。北望凰舞公主李霓裳久眠病榻初愈。出。领十万赤凰精军,于南疆红石岭鏖战三日夜。击退敌军主力十八万。收失地八九有余。归。

  九月。率赤凰,迎东线七万敌军。胜。归途遇袭。赤凰体力不济。援军不至。十万儿男白骨湮疆场。凰舞战亡。

  十二月。北望先帝二子李呈郓登基。南东北军皆不利。呈郓求和,签南东两国附属条款。改年号长乐。后世人称,殒帝。

  此为乱世休矣。

  长乐五年七月。西楚应离太子苏青弦大婚,迎娶太子正妃,名唤月裳。

  来年二月。西楚集北望之力攻南大庆。胜之。

  六月。灭东阳址。

  十月。西楚王病去。应离即位。废其正妃。后位空设。

  十二月。北望凰舞公主归。举国哗然。遂列数人证物证,以示永和十六年东线战败,十万忠魂无依,乃现陨帝与敌国之叛交。以东线失守换得扶持北望帝位。其间,西楚俨然成通叛之所在。朝臣怂动,遂迫陨帝逼退位。凰舞得管军权。

  长乐七年二月。北望新军长凰直突西楚。斩将。夺城。

  二月末。西楚王苏青弦病殁。北望将凰舞闻息勒马而坠。伏地长长落泪。众军士侧目相视。寂静喧哗。

  五月内。北望凰舞于南大庆东阳址覆灭之际,平北望内叛讧许,昭永乐冤屈。夺西楚。踏平华胥四国。统一天下。

  七月。凰舞于金陵故都登基,宣凰裳帝。建神州一统,名月青大国。年号未央。后世人称,盛世未央。

  故乱世以此为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