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之美,我爱我家

  用我的话来说,我的一家是一个联盟大国,爸爸、妈妈和我组成一个独立的小国,国王兼臣民,互不干涉内政。我们保持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和平,友好的共处在一起。

  “半个维也纳”

  维也纳——音乐之国的桂冠当然是加在爸爸头上,他很爱唱歌,没事便放声高唱。他常吹嘘他那“凝固的音乐”。音乐属于有国度的主体,所以半个维也纳非属他不可。

  为什么是半个呢?要知道他唱歌只唱以前解放区流行的什么《送郎当红军》之类的民歌,而对现在流行歌曲一律“嗤之以鼻”。每当我在家里哼起最新流行歌曲时,他便说:“什么味儿?洋步洋,土不土,难听死了!你听我唱一唱······”听听这是什么话,可她还真是一本正经地唱起《松花江上》。我一怒之下送了他“半个维也纳”的称号。因为这个国度缺少流行歌曲。

  轴心国

  你说联盟国要不要设一位总部负责人呢?比如管大家的衣、食之类吧,这理所当然由妈妈任职喽!正因为她在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她的国度叫轴心国。

  “妈妈,没牙膏啦!”

  “今天我就去买,先将就一下吧!”

  有求必应的妈妈是温柔、贤惠的,但这柔中带有不可抗拒的刚。记得有一次我单元测验很不理想,妈妈叫我重做试卷,她却因贪玩误做了。这下真可谓“雷电交加”,妈妈狠揍了我一顿,让我保证以后不再范,事后我却见妈妈眼中溢出了晶莹的泪花。妈妈用心温暖着我们一家,吃穿用全不用愁。她不仅担起教育,引导我学习的义务,她还教我们生活,做人。她确实是我们的轴心国。

  如果生活中少了妈妈这个轴心国,便会秩序混乱

  “野鹿王国”

  “咚——”

  门被撞开了,接着一颗“流星”飞降床上。这就是我回家放书包的一连串动作。生性活泼而带有几分野味的我是就不会静静的坐上一个小时的。这不,刚到家又闹腾,墙壁门框都成了我的“对手”,我竟左右开弓的打起来,还自称“武林高手”呢!

  我为什么对武术这么感兴趣。《霍元甲》、《少林寺》、《武林志》,是我最喜爱的。我还模仿一些动作,一会儿是“蛇拳”一会儿是“太极剑”我还得意洋洋地表演给爸爸看。爸爸极不感兴趣:“张牙舞爪的像个魔鬼”、这就是爸爸的最高评价,至于我是否接受,爸爸可没闲心研究。可“轴心国”不能容忍这一切,因为雪白的墙会被我的“鸳鸯连环腿”弄得乱七八糟。一次,妈妈买盐回来正碰上“以掌化刀”的一劈,手中的盐全洒到地上,肇事者却一鞠躬,扮个怪相便“飞身而去”弄的妈妈哭笑不得,为了报复我“路欠不平”以“打”报复。从此。“野魔王国”的绰号便落到了她头上。

  我是很聪明的,可我却不大喜欢学习,每天晚上学习都是扭来扭去,仿佛是坐在火凳子似的,为此,少不了挨训。我与爸爸是格格不入的,但我们从未动过干戈。这就是我的一家,没有任何创伤、和平、宁静、幸福的一家,普通的社会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