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锐利如剪,来不及感叹,一段尘缘

时光,锐利如剪,来不及感叹,一段尘缘,灵动如风中的半卷心事,不待谱成华篇,便随着流年折损了未完的稿件。倘若,我说我只恋心中半盏温暖,不追溯往昔画面,不管沧海桑田,也只愿,想到一个人时展开的容颜,可于风里,可于梦里,可于四季的轮回交替里,都一抹亮丽笑的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