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易碎品

随着电话那一头的声音,越来越弱。我的眼泪真的,在多年的忍耐下,禁不住的掉了下来。真爱的脚步在电话的嘟…声中,也变的那样遥远。想一想,这么多年的守侯。我的心里有一种被雨淋湿过后的疲惫。我看着我们有过的照片,我摸着他送的玩具。我闻着我们一起种的花,我流着我一直不想流下的泪…爱,难道真的没有保存期。爱,真的就是容易破碎的玻璃花吗?我真的面对过去的情感无言。

回忆着往事的时侯,我不能说我们的爱,没有停留过。可是,我真的为爱,所能做的我都努力过。现在,在这个漫天飘雪的夜晚。我独自走出家门,就着孤单的路灯,我了无生息的彷惶着。我不是爱哭的人,但是,此时,我不想让它止住。因为,流过之后。也许,我会把他真的,埋藏在没有记忆的土里。不再用的我心去浇灌。不在用我的快乐去陪伴。让他的味道,在我的房间也不再留存。

我默默的这样,雪花在我的眼前静静的滑落。我想伸出手去接住一片,那不一样的清凉。可它一经停留,就像我的这份,随身而过的感情一样,经不住轮回的逆转。一晃间,又过了岁月的春天。路灯下的的橘黄色,显的如此沧白。我的手指不听使唤的,在反复拨着一个熟悉的号玛。可怎么拨都是一种回答。空号…空荡的漠然。让夜里的风也吹的这样刺骨,垂在背后的发丝,飞舞的也这样寂寞。

我站住了,蹲下抓住一把雪花,揉成一个雪团。让它在我手中,就这样随着记忆融化。流淌下的水滴。一点一点的又结成冰。就像打碎在地上的玻璃花,一样晶莹。和我的爱一样,在付出多年之后,还是这样脆弱…

我就这样看着,这每一滴的曾经的深情。耳边响起一首歌: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风吹着白云飘,你到那儿去了,想你的时侯,我抬头看着天空,你知道不知道…

这首歌让我的心湿湿的,就像离我远去的爱。潮潮的,脆脆的,易碎的…

(原创作者:萧夜语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