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里那棵老孤树

荒野里有一棵老孤树,从我记事起就站在那里,无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始终站在荒野里。孤独的枝繁叶茂,吐放新绿,无言的诉说着季节的变换,讲述着春种秋收,耕种耪锄的故事,默默地用自己茂盛的枝叶,为路人遮一丝凉爽,挡一挡风雨,给跋涉的路人,一个依靠歇息的地方。也给迷途者一个清晰的坐标,有你人们不再迷失方向,有你鸟儿们也有了歌唱的舞台,唱着日出月落的歌。

春天,枯草吐着新绿,暖风吹着原野,你也伸展着腰身准备脱去冬衣,在春风似剪刀的裁剪下,换上了清新的盛装,把太阳拉的更近。叫醒了冬眠的小河,花,草,鱼,虫,开始歌唱和绽放勃勃生机,远方的农人看着你,盘算着什么时候开始播种。

夏天,你伸展的手臂,像一个张开的大伞,在原野里罩住一片荫凉,远行的鸟群落在你的枝头,唱响自然的大合声,给旷野带来喧嚣和蓬勃,和青蛙蝉儿的叫声连在一起,伴着蝈蝈的鸣叫,拧在枝繁叶茂上,苍鹰飞的很高,悠长的叫声不再是旷野的荒凉。也只有你才有权力讲述阳光,雨露,风啸,雨狂。

秋天,西风刮黄了叶子,天高云更淡,整个原野随着你,火红一片,落叶纷纷飘零,满树的硕果缀满枝头,在阳光下黄里透红。不远处的田里,成片的大豆地成熟的爆响着丰收的气息,玉米在斜阳里捻着胡须,笑看秋风瑟瑟舞,淘气的孩童,爬上你的枝头,高兴地摘着果实,那笑脸和果实一色,挂在枝头。

冬天,树叶都在风的摇摆下,也只有几片还黏在枝头,不肯落下来,就被漫天的雪花,覆盖在枝头。呼号的北风,像怒吼的狮子,掠过整个原野,舞动的雪花像燃烧的火,燃烧整个北方。冰封千里,雪沃残阳,白的是雪,黑的就是你,被寒冷雕塑成一幅画,黑白色调的冰雪画。

你虽然孤独的站在荒野里,可你并不孤单,长在荒野上,也长在很多人的记忆里,从孩童到今天都无法抹去。风中能看到你,雨里能寻到你,夕阳会在你的枝头落下,风雪里也写着你,严寒面前傲然挺拔的身躯。你就是人们视野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用你生命的年轮,讲述着一个不老的传奇。

荒野里那棵老孤树啊!今天,你默默地在荒野伫立,你是在静静的等待昨天的誓言,还是在默默守望今天的相聚。

荒野里那棵老孤树啊!在荒野,依然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