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命途多舛,只道寻常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序言:

你往往就是这样,你给的都是自己“想”给的,而不是对方想要的,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付出,其实这样的你一点都不伟大,自以为是的你,痛了自己,伤了别人。

正文:夕阳西下,余光辉映,我独坐于此。

秋风微起,叶落满地,只留一片枯树。飞鸟划破天际,也只传来一声喑哑的哀鸣。

如此意境,一句‘昏鸦尽,小立恨因谁’独上心头。而也就在此时,等了三年的沈宛终于赴京,一缕欣喜之情未消之时,随驾南巡的旨令已到耳边。梦再好,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回京之后,幸福依旧没那么简单。幸福与痛苦的交织无疑是一种无奈。

我们的幸福与痛苦总存在交集,就像易碎的水晶,总是失去才珍惜,最后我们也只赚一段回忆。风乍起时,再撩人德的诗文也平静不了我杂乱的思绪。重回就地,只是多了时空,多了苍茫,多了我这零余者落寞的脚步,翻开回忆,我不禁苦笑当时。上帝给了你一个喜爱的事物,为了显示他永恒的价值,他不会把任何东西夺去,他只会让你静默地看这一切消失,却又无能为力。如果谁说错过是一种美丽,那么是因为他知道已不能再继续,剩下的带给我们的只有伤痛。而此时的我们也只能长叹一声“当时只是道寻常。”

时过境迁,万物都适适宜而改变,纳兰性德也不例外。熟悉的变得陌生,曾经志向满怀的少年变得浮夸,一次次的悲哀与无奈深感痛惜,残忍的现实把我们稚气的轮廓贴上了一层虚伪的面具,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追逐我们简单而不失华丽梦。人总是为了安全感和幸福感而活着,需要理解,需要尊重,需要关心。

人之所以改变是因为心的改变。

纳兰性德的词多为抒发个人伤感情调,充满着纷乱的愁绪。“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么梦不成,故园无此声‘',它没有'’不破楼兰终不‘’豪情壮志,没有‘黑云压城城欲摧'’悲壮气势,只留一片真实。也许他就是这样,善于用直白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内心,从不加任何辞藻加以修饰。,显得苍茫而又无力,留给我们的只是一股股伤感的情调,让我们湿了眼眶。

他的一生是悲哀的。爱情的失意,友情的无奈,亲情背面的权势与他的性格格格不入。他没有和陶渊明一样为了逃避现实而归隐田园,没有和文天祥一样为了理想而拼个头破血流,他只不过感叹一句‘’当时只是道寻常‘'.凭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暮年的他,放逐自己,图留一片真实。

也许,他的平常心正式我们所需要的,不在挫折面前痛哭,不因失意而沮悲。我们应该知道,但是太阳,每时每刻既是朝阳也是旭日,当它一面熄灭地走下山,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之时。人生路上,我们只叹命途多舛,只道寻常。

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2013级机制本科2班 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