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所向往的

《伤心童话》里刘同说过,人有一个向往,是好的,我也觉如此,可我的向往不止一个,很多很多……

——前记

春暖花开,我喜欢这个词语,此刻的外面,阳光和煦,风吹河柳,水波粼粼。我需要一张宣纸,写下带有点点墨香的,属于自己的向往,独赏这大自然赐于我的一切。

景美,是因为人的心情舒畅,之所以愉悦,是因为这美丽、温馨而浪漫的春暖花开季。我在相信,李清照也一定留恋过这时刻,因为这充满生机的春,或许可以打开她“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忧愁。她留给自己的太少,独守着回忆,只会“愁”字不了得。再或者说,一切美丽或是忧伤的词句,都是用思念与倔强换来的,那清傲的才华,多了些许的朦胧色彩。

总是说要有目标,要找到前方的灯塔,照亮或指引自己的人生。我之所见,我们需要的是向往,向往着,生活不会那么的疲倦,在劳累时,充满生活的应该是美好的向往。不管是否赞同,我的生活是向往的集结,不是你所意会的梦幻,而是简简单单的美好,在给自己的生活,用画笔亲手描绘绚烂,没错,我不喜欢苍白无力的忙碌,但有时也会被现实拉回来,没关系,生活本来就如此,往往复复。有时候自己手上的命运筹码太少,但谁又敢放言,永远都是这么多。所以我们要不断的给自己增值,让命运的筹码越来越沉重。

向往,春暖花开,是一切美好的开始。我在这里等你如约。

我向往着与春共舞,一片田园,半点闲情,河流始于山涧,鸟声来自林间,花香飘过,我属于自然,自然是我的依靠。桃花源太远,所以想念着“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潜。我不是烂漫主义者,但我总是向往着这样的田园,这样的安静,这样的悠闲。我绘一幅图卷,珍藏心间。向往着……

向往,电闪雷鸣,神奇的力量,遣散了内心深处的忧伤。

我喜欢闪电,雷鸣声中,白色(或许是)的光线,穿过云层,这是最美的赐予。不似雨精灵,雪柔情,可却独有她自己的一份神秘,一份震人心灵的夺目绚烂。天与地的守候相约,心的灵动。雨洗礼了这个世界,疾驰而过的闪电,是结束的符号,是开始的序言,我所独爱自然之境。向往……

向往,群山座座,白雪皑皑,却有花开,让心宁静着安睡。

故乡的山一座挨着一座,手牵手,定下今世盟约。初春,好似绿纱袭身;立夏,恰有繁花点缀;金秋,叶舞如若蝶飞;寒冬,雪漫更似画卷。这是我拥有的财富,但向往着青藏高原,终年不愿融化的雪山,生生世世,雪与山相依。奇迹的雪莲花开(不知是否真的存在,因我也本未如见),是雪域高原最美的微笑。向往……

向往,悬崖之上,飞流直下三千尺,散了漫天的水雾,落在微笑的人的脸颊。

水,无形的,它的玲珑,你随意赋予,它完完全全的属于着你。天是蓝天,云是白云,水、是什么?水是心,灵动,深奥,有一份简单的神秘。飞流直下的咆哮声,思维的运转一下就给定住。置身瀑布之下,没有任何嘈杂,除了水与水,水与石壁的撞击声,什么都不存在,你渺小的如水珠般,如浪花般。斜过来一缕阳光,折射出美丽优雅的虹。水浴日光,我置身于这神奇的自然之功中。向往……

向往,一望无垠的黄沙,日落黄昏,美得让人震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一轮落日,连绵起伏的沙丘,缓缓而行的驼队,渐渐远去的驼铃声,带走了你的思绪,留下你人生的感悟。平静的时光里,你想到的又是什么呢?是往昔的回忆,是牵挂的思念,是遥远的梦想,是善感的忧叹,亦或是“征蓬出汉塞”的豪情。而我,只是想要这一份宁静,属于我,或属于我和你。人生就如着浩瀚无边的漠海,太容易迷失,找到人生正确的方向,那是一份从容的淡定。不要给海市蜃楼迷失了最初的你,还原自己,只有你自己的自己,善良优雅也好,刁蛮任性也罢,都是自己,不迷失。向往……

向往,青山绿水间,独我最悠闲,只愿“采菊东篱下”的自在。

向往,冰雪伴花开,千红也堪败,只为“娉婷仙韵无尘染”的圣洁。

向往,飞珠随轻雾,予我画一幅,那是“飞响落人间”的馈遣。

向往,电闪雷鸣时,梦醒冬已逝,好似“石火光中闪电飞”的奇幻。

向往,大漠驼铃声,落日似飞筝,印衬“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傲骨。

向往,那曲的金雕;向往,草原上鹰飞;向往,戈壁中穿行。

向往……

(原创作者:念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