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可依旧?你可答我?

我用最轻最淡的文字,为你写尽我那最重最浓的相思。开头写着一见钟情,结尾仍是一往情深。始终相信,一些情愫,纵使零落成泥碾作尘,仍是香如故。于是安然于笔落处,携浅笑嫣然,给苍凉一抹氤氲的暖。----文:篱落疏疏

爱上一曲音乐,爱上一段文字,爱上一时沉默,爱上一种呼吸。人远,天涯近,来来去去的背影中,谁是你垂泪天明的想象?远远近近的脚印里,谁承载你沉重如许的呼吸?无法抹去的深情里,迷醉的眼眸,伤心的轻叹,于是爱上孤独。日子,如流水般波澜不惊,犹如我一贯的神态。心情,或缠绻,或轻灵,或幽婉,或黯然,也许是太过敏感,又或者是太沉溺于思想。

将一些念想,微澜静好,将一些幸福,温暖绵长。掬一捧过往,书一笔领悟,漫画山高水长。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接受的,浮华三千,只做自己。当我们轻触彼此的视线,微微一笑,便挽起今生之缘。不想错过,只因前世那次回眸,遗落了这一份缠绵。

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就算是一场浩劫的开始,也心甘情。倾尽所有,哪管它能不能一世执手相伴。指尖上的承诺,在梦中与你的影子交缠, 踏过流年过往,历经岁月荏苒,盛世烟花在回眸处一点一点沉淀。此生有你,纵然最终只是一场幻觉,为你痴,为你狂,心甘情愿,莫管它谁是谁的几世轮回,不去想谁与谁再续前缘。

染指风华,倾尽相思,眼眸中演绎着相守的痴缠,相看两不厌,我们都是红尘过客,背上的行囊,装满了世味,沉重的压弯了腰,这一路仓促地拎起,到了离开的那一天不知道该如何放下。我们总是给自己找出许多理由和借口,经所有的悲哀,怪罪给时光。用薄弱的谎言,搪塞着真实的幸福。告诉别人我们的爱,我们的恨,我们的开始和结束,都是身不由己。

立足于尘世间,我选择了笑忘。一粒微尘,阡陌飞扬,我选择了随心而居。俗世喧嚣,心湖止于淡然。每一场邂逅,都是一次美丽的意外,相惜,相依,终会擦肩,消隐在茫茫人海。于是明了,即使掏心的付出,也换不来相守终老,换不来一世不变。早知这般的相思成灾,不如当初不见了。如今,一人独自思念,写的字再缠绵,再情殇,也化不成蝴蝶与你双飞,唯有在思念的长空里,这样的文字会让人沉沦的。红尘如海洋般浩瀚,那么,我愿意在最深的红尘等你。

哪树红豆为我先红,哪串红豆落在我手中,万绿丛中我轻轻的问,可知我期待了很久,很久,问君j,知否,问君,知否,这里有天下最红的红豆。问君,知否,问君,知否,这里的情怀为你依旧。

寂寞的夜晚,夜凉如水轻轻的流过窗前,在萧瑟的心城展开了一幅画面,记得你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忽然是那么的想你。斗转星移,季节变换。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我望着远方,问:红豆可依旧?你可答我?

篱落疏疏QQ:766314719.【莫道烟花不堪剪】【一路阡陌,一场落花】文集出版发行,还有众文友的合集本《流年絮语》【需要购文集的朋友请与本人QQ联系】,新文集【落花泪,与君诀】暂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