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雪中等待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在心灵最安静的角落呆着,深深浅浅的痕迹,几许感伤,几多欢畅,时而茫然,时而掂量,伴随思绪矛盾的不自然翩翩联想。试着去挣脱不愿滞留的窘境,却又怕击醒早已沉醉的半梦,就像这一场飞雪,静静地轻盈摇落在了彼此的心底,化了,也是一种剔骨的清冷。沉了,也是一面模糊的朦胧。

想象、现实是一对未丰的羽翼。总想依附雪花的碎片,将自己冻僵的身体获得生命的灵动,在如剑的流年里游历给自己一份恬然,一份安静,在尘土飞扬中窃听自己的心声,在岁月缓缓流逝中去感受一段你我恋情的奇迹,以自己的方式去默读此生患得的静美。

可爱着很美,幸福却很咸,片片雪花片片情,在繁重喧嚣的时空漂移着,寻找着生命栖身的落坑,假如命运是位待嫁女,那些迷茫纠结的情绪就是立定天条的王母,那么一路繁花一路荒芜你又是谁的谁?

辗转在有爱的故事里,沉浸在有情的国度里,一切是那么的幸福,即使是不再新鲜的残羹剩肴,在平行的零度空间里,我默默地望着你上翘的嘴角,托着腮笑了笑。这种温馨甜蜜的片段被截屏在两个人的生活里,泪流和会心简单而浪漫真实的演绎着。冰骨撤裂,夜宴中的飘雪,静止了所有的动漫。温暖一束,变成了记忆中的沉浮。咀嚼如初,味了无果,一场雪的日子,就这样,错落无声。

花总是以最美的姿态盛开,你的背影在我的眼里写满厚重,感动装满了整个寒天。小鱼明白这个季节的温存,绿萝吸取着空气中爱的养分。窗外的飞雪,把一切掩盖成了一层薄薄的记忆。随手拉上的窗帘,成了串起阳光的怪圈。流年似水,似水流年,也许多年以后,静下心来筛滤我们所有走过的岁月,仍然心酸甘甜。可能,只是一层薄薄的记忆,所有起伏的表面划痕幽见。

雪入发梢,在我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你眼中的执着,穿过雪絮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尽管我努力抑制眼泪滑落,你还是接住了半滴剔透。你在前,我在后,牵手走过雪地的声声慢,可以向左走、向右走,就是不要有尽头。

冰戏很美,谁也不忍心触摸雪的疲惫,爱情很美,懂谁就不要给谁负累。想象着这些都很幸福。可是,越是美好的事物总是越容易消逝,犹如一餐美味的饭菜,细细地品味过后留下的总是伤感。时常会问自己,做饭的那个人去了哪里?

静静坐在电脑前,敲击着属于自己的絮语,看时光来去。两个人,一场雪和着一颗心,向着一个方向,构思成了一幅最美的遇见,一场雪,一餐饭,描绘成了不仅仅是视觉上的饕餮盛宴。安静且不奢华,且把半壁河山融入在静好的日子里,守望一份香甜和温暖。不管喧嚣还是宁静,不管是遗憾还是守候,不管人生出现任何挫折和诱惑,如一枝个性绽放的腊梅,绝不嫌弃另掠这个季节以外的风景。傲然静默,如寒梅般等待下一场雪和你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