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语心愿

说到雪,冷冷的棱角总能触动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甚至情不自禁的去想象着她的美,温柔的飘着,矜持不失个性的舞蹈着。每年她用特有的清纯装扮着这个五彩的世界,当大地穿着白色嫁衣成了山河冷傲新娘的时候,有多少人为之倾倒过,迷恋过。

从孩提到至今,还是小时候看到一次下雪。记得那天非常冷,整个小村庄白茫茫的一片。小伙伴们乐得堆起了雪人,自己的雪人代表自己,冻得红红的小手,个个也不惧畏。堆好的雪人好像还会眨眼睛,嘴角翘翘的,草帽子大肚子超可爱,咧咧嘴、笑眯眯的听着我给她说的悄悄话,听着,听着雪人哭了。

家乡很美,可惜就是难得下一次雪,对于膜拜雪景的人来说就是一种梦寐以求的奢侈。冬雪时节,年年偏偏就少这么一景,很是遗憾,倍感向往。喜欢雪飞着的感觉,更加喜欢雪可爱的灵性,一片一片的舞动着,一片一片在风飞的光感中穿行着。

一望天涯,想象着,有那么一次机会,牵着生命中最重要那个人的手;彼此两个人在万籁俱寂中,踩着你走出的脚坑,轻轻地、一步一步的,去填补你脚印的追随,走过梦境中的漫漫雪地;枕着雪被,去聆听只有雪花之间才能轻弹的绝美音符;雪入发梢,安静的齐刘海截下人生难得的剧幕,一切的一切想想都美。

看看那沉雁于雪怀的腊梅,感受那雪初临枝头的温柔,还有那雪落倾城的一袭白纱。谱一曲风花花雪夜的浪漫童话,填一词别样青花瓷,这些不过循境进迁罢了。每一次看着关于雪的片段,雪的场景,就有跃跃欲试迎合雪的空白。

好想,有个人陪着我去雪地世界找找冬天的暖春。数数雪花,感受一下雪在唇边微妙的余温,见证一下雪染大地,山河白头的幸福感。一起捧着纷纷扬扬的雪花,任凭雪在掌心被温化穿透指缝暖流的感觉。漫步雪壤,去触摸梅在雪中央的碎碎念想。

清纯唯美是我对雪的印象,简单执着是我对雪的理解,柔美婉约是雪的姿态,自我是雪个性的写写照;一身素衣,掩盖着尘世应有的简朴;没有任何勾勒,仍然潇洒如初,没有任何粉饰,依然美丽动人。好想,好想问你,愿意去重温我小时候粘贴在片片雪花上的童话么。

那么,堆个雪人会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