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你不是我的

——致青春

在这一刻,突兀想起这句话,“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彼时年少,豆蔻梢头,那个叫做“任性”的词还可以久伴身旁,还可以用“娇纵”二字来装点自己,还不懂得什么叫做包容,什么叫做承受,还会因某件小事争吵,还会有责怪,有记恨。

可是,当某个午后,熟悉的钟声不再响起,熟悉的人也早已远去,在那个瞬间,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伤感,哦,原来……我们“毕业了”。

一晃三年的青春就在嘀嗒的钟声中远去了,我们再也不能吐槽学校食堂饭菜有多难吃,寝室有多破,广播里播音员的声音有多难听了,我们走了,离开了这里,不管之前有多嫌弃,有多不情愿,可终究……我们还是得走了。

耳边的旋律一遍又一遍回响,像青春的支离破碎,再回到教室,也许……是空荡荡的一片,那个时候,多想再听老师说一句,“上课了”,可是……那个地方,再也坐不满了,毕业后,你们……再也不是我的。

有人说,“聚了,散了,就叫青春”,我的青春,有你们相聚,即便散场也没有遗憾了,只是,记忆中渐次模糊的笑脸,充分凸显了时光的残忍与薄凉。

原来有个词叫“忘记”,像一把钝刀,不锋利,却胜在无声无息,那么多个不经意的瞬间,就把割舍不掉的回忆残忍分离。

有一天,转过一个街角,依稀眉眼,衣袂翩跹,那种陌生中带着熟悉的感觉,带着让人热泪盈眶的味道,“你……还好么?”

当然好,那个倔强嘴硬的自己永远不会变,只是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的自己,已然学会了承受跟坚强,伤口流血也会很快结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