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婚姻

我一零年结婚,第一年结婚她有了小孩什么么都依着她,一不不顺心拿起什么就摔什么,动不就是离婚,我什么没说过毕竟要做爸爸了,在苦我都得忍着,到过年小孩刚满月,过年我们那里有个习俗,没年30晚上要观音阁烧香拜佛,小孩还太小夜里不方便带着出去,叫我妈妈帮我带着孩子,我们出去,我妈妈在我们床上抱着我孩子做着等到一点多我们回去她看到我妈妈在我们床上做,就这样她30晚上闹了一夜没睡觉,到第二天早上背着孩子行李就要回家,我们一家和我叔叔家一家叫了一早上终于把他叫回来了,到3月份她妈妈和弟弟要出去打工,我和他们一起去,我到六月份回家,买个电话给她用了十几天,心里不舒服拿起来就摔了,她爸爸什么都说,结婚两年从来没上过一天班,自己想什么就是什么,我爸爸车祸在医院,叫她去医院,她说死了更好她不去。

在我心里男人打女人不管她做错什动手打她就是我的错,也许就因为什么都由着她,她想什么就是什么,有时候在店里吵两嘴,拿起什么就砸,拿起什么就想拿来打我,我只是把她抢了放着,我说我不是怕是不动你,随便便两句就是离婚,离婚,我想着小孩还那么小离婚孩子怎么办啊,什么都忍着不说,最多更她妈妈说两句。

第二年她妈妈弟弟都去外省打工,叫她回帮他家看门,到4.5月我开个店,我说你过来帮忙看看店我出去干活一天都是几百块一天,他说她不来,还说叫我不要惹,惹她要我关门大吉,还三天两头的闹离婚,过年,我妈妈在浙江帮我姐姐带孩子,孩子还小,说今年不来过年,我29关门回家过年,就开始准备过年的东西,30晚上我把饭做好,准备要吃饭,她却要去洗衣服,我爸爸去碗筷的时候,说把衣服放洗衣机里洗着来吃饭,她却说谁把你堵着你自己不会吃,30晚我爸爸就把碗筷砸了一地都是,吃饭的时候两个还在吵,我哭着对我爸爸说了一句,爸30晚上我和你好好和次酒可以吗,不要说了,我爸爸就什么都没说了,她却还那唧唧歪歪,我当时也火吼了一声,都不说话了,等饭吃饭好我去洗澡。又吵起来了,弄的我连都没洗就出来,哎!也许这样,我爸爸年才过完就走了。

才元宵节过完,我爸爸就出车祸,和我爸爸干活的给我快点你爸爸出车祸了,在医院,我说爸爸车祸我要去医院,你去不去,她却说死了都不关她的事,我还是忍下来什么都没说去了医院,我爸爸在医院在十二小抢救无效死亡,当时我一下就躺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到七月分,我干活不小心受伤了,缝21镇在医院,我妈妈说做顿饭来给我,然后我打电话给他,我说今天中午不用送饭来了,妈妈送过来给我,她却我永远不送来给你了,叫你妈妈天天送去给你,店门一关又回年家去了,我在医院躺了就回店里去看店,没天天去换药,打针,打好回来店店,她回去了一个星期叫我去接她,我说伤口还疼不能骑车你自己打车下,她说来接我就离婚,我在忍不住了,我离吧。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办,可是去了我什么身证不在我身上,没离成,她发条信息给我说你给是不敢离,我又去驾校把身份证拿了回来,7月11早上离婚下午就叫我和她复婚,我说你是小孩过佳佳吗?我不答应就逼着我还钱,我说一毛钱都不少你家的,天天都到店里闹,她说陈晓杰我要家断子绝孙,离婚第一年我说去看看孩子,她你有什么资格去看,好那我就不去看,就这样连看孩子的资格都没有,她离婚三个月就从嫁一个结婚才几个月就天天打她,又发信息给我说可以去看孩子了,命运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