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

它在血脉中流淌,它在记忆中喧嚣。

于是,便有那么一刻钟,动辄回忆,泪如泉涌。无需多愁善感,无需矫揉造作,淡带一句思乡便以足矣。

当我悄无声息的逃离这座小城时,我以为我会忘记年少时张狂不羁的躁动,摆脱那不谙世事的事实。可我注定了庸俗,因为我忘不掉,摆脱不了。

那些已成为过去的画面像是印在眼皮上方,一闭眼就能回到过去,身临其境般,感受耳边喧闹的嘈杂,悄悄地呼吸阳光晕染开来的温热空气,伸手便能触摸到那一方独有的风土人情,它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让我觉得真实。同时,它又那么遥远。

一睁眼,我便是经历了一世轮回,寻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脑海中一直保存着铁轨无限延伸至视线尽头处天空一角泛起橘红的景象,火车的低鸣阻断了还在叮嘱的话语,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语化作恋恋不舍的眼神,一次次在人潮拥挤中传递,渐行渐远,直到望着玻璃窗外的人化作一个黑点。

我来到了我梦寐以求的繁华都市,车水马龙,高楼林立,人如潮涌,一时之间,我手足无措。

前所未有的恐惧将我紧紧包围,这座城市的气息,随着空气进入我的躯体,一次次更新着体内的淤积,就这么回环往复,取代了我从小城带来的唯一留念。千丝万缕的回忆萦绕在我周身,如同幻听般我听见有人在吟唱属于我们那座城市的小调,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清晨,阳光怯怯地露出一丝生气,稚嫩的脸上扬起笑容,心中有着说不出舒畅,可是,我忘了,太阳在这边升起,却要在在思念的那座城边落下,我又想回到那座小城,那个叫做“新疆”的地方。

一直以来,他竟是如此让我牵肠挂肚,我爱他,爱他从不吝啬的狂野与不羁;我爱他,爱他慷慨给予的大漠与戈壁;我爱他,爱他绚丽多姿的异域情调;我爱他,爱他一年四季春澈透明的碧空……

我承认我害怕孤独,我害怕一走出门就是随处可听见的京腔儿,我害怕我一张嘴他们就会在背地里议论着我这个“外地人”,我害怕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衣着引来一连串的目光……

我想回到我十八年来赖以生存的小城,无需车水马龙,无需高楼林立,无需人如潮涌,我不在乎他身处边疆,或者如何荒芜凄凉,只要给我一方宁静的厚土,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就够了。

周国平有过这么一句话,“孤独最重要的价值是孕育,唤醒和激发了精神的创造性。”

是的,此刻我精神的创造性就剩下对小城的思念了。

睡梦中,我真的回到了过去,时间逆流而上,一切都在倒退,退到了我坐上火车之前。两排高大挺拔的白杨窸窸窣窣舒展着身姿,狂野的风儿卷起一地的尘土开心的歌唱,顽强生存的野草也在歌声中翩翩起舞,我在属于我的这一方厚土上尽情的挥洒我曾遗留下的遗憾。

维吾尔族小姑娘在笑声传递中诉说着丰收的喜悦,一串串晶莹的葡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维吾尔族小伙在憋足了劲写了几句浪漫的情书,最后决定放弃,还是用歌声告诉心爱的人吧;哈萨克族的大妈在家自己制作奶酪,就是为了迎接从内地工作回来的儿子;哈萨克族大叔轻松地唱着歌,放下一切闲人琐事,身子无比轻松……

因为,我知道一觉醒来会恍如隔世,所以,我不愿醒来……

(原创作者:罗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