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享的伤

不依不依,何想,怎想,其是,无何不享。——题记

今夏的雨有点多啊,带上这泪死去可,这颤抖的手还能否为忧落笔写伤呢?含泪的眼还能装下这满夏的雨吗?电话铃响,不接,任何人,任何人的,如是?是否还有力量低挡温暖的声音撕破了难过着的平静?如是?是否还有不流的泪会消逝在光明般的声音里?

泪淹枕,去

闭灯寒,殇

释去,该怎做才能不失落在这忧伤的海里,不想说话,也不要问候,冰冷里的孤,享受。

眠雨里,独

拭泪想,伤

逝去,该怎样才能放手这握碎片见血里自伤,噙泪月,去星光,去否?何此多忧这伤,那时挤进孤城一座里,怎奈有些舍不得,是:某些安静;某种孤独;某里伤思;关上窗;拉上帘,尽是撕里思绪,力竭想象:穿着灰色长裙,灰色高跟鞋,双手紧握一杯黑而浓的咖啡,低头只在某处某片砖上来去,没有任何声音,此思不依,何想,怎享?

不知是泪装满了眼还是雨模糊了视线,看不到什么的啊,只剩浓浓的思想深深的落,难是,灰色掐死了阳光才有这样消瘦的雨,也难是,蓝色砸烂了自由空气才这样憔悴的忧虑。素色变得煞白一动不动,退一步一定适合放低眼睛,沉默远里罢手。清醒孤情,没有到处是人,只有到处是雨;没有满里热闹,只有一句也不说;永此的天天静寂中,那些低沉的音乐依然无不是筝就是萧,只想是看不懂的思想,听不懂的魂消。

沉深

雨浓

撕寂

享释

会有说,缺了什么少了什么啊?忧伤是撕裂也罢,悲乐是碎逝也罢,这一定是非常不绝隐喻的单:沉浸了一些心醉;一些迷失;一些心碎;一些流,静中只自见自眼含噙的泪,一滴苦入了、一举就醉了,盖了这永里不会的笑。继续悲泣的插曲接住单调的吟,泪不依此思,何想,无享。

风刮的好大好大啊,好像是纸片一样的轻飘,天晕地也转,窒息,中断,就请别看个明白,好吗?那些不绝于耳的,浸透了肆意叙述的故事,不散。与此相反里,停顿片刻慢慢眩视,数不清的不可不听下去的眼泪竟打动的花落无时,这真是绝了,绝了。

笛哀残留筝,坠

箜篌折泪萧,离

声幽无享念,忧

久远寂忽晨,散

打断这里意念许了一些悲里伴奏,是一根看不见的线不论是侧颜还正面都被系死,真是伤心了,谁也别听,也不看的永远就这样,一块又一块的结着冰,宁愿的去,不知道那些堆在角落的伤,它们还好吗?孤赏,不够呀。什么才算是缀满了忧伤的雨露,零零落落,思;三三两两,想;寂寞很喜欢清静,用一个最简单的音调,来读那段吟,当天空黑里时,是感到开心的,可以无尽想是:蜷缩在某个寂寥角处。

捻雨成泪,就枕

醉筝悠曲,你诗

这是最美时刻,那些躲开汉逃掉什么的啊都有关于心会疼也会痛。

微微光

隐隐意

于是疼下心去,谁可轻易笔绘素颜?越发是怕,这喝足了泪的烟花还能久吗?舞着,转着,涡旋着。想着是:魂飞魄散时不观某处里的伤,纷飞里落下宁静,适合谁影夜徊。

伤,怎殇

享,无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