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

慢慢的,一切渐渐的清晰了。哦,天明了,可是我,依然躺在床上,不,是赖在床上吧。或未醒。或还梦。还是还不想起来罢。终于,爬起来了,日,便也起了。

洗了脸,吃了饭。于是,便漫步与晨阳之下,万花丛中。因为昨日的劳累,因为昨日的疲惫。一切还未熟醒,只是还沉沁于睡梦中。只得我是清醒的。看惯了,明白了,也就厌恶了。可是谁又能料得到厌恶之后果呢?

中秋已过,可今晨的月亮还在啊,是那么的圆。还正巧合跟太阳碰了个面。他们有说不完的话,言不尽的情。离别之时,月亮有些难舍,更难离。可是,最终总的离去。

几片夜云,本就熬了一夜,此时却难眠,见日月分离的情景,不堪的双眼更是不堪了。他们分离之时,夜云为之流泪,为之感动。最后,夜云也只得散去,或是离去。慢慢的沁失于茫茫的晨空之中。

我想,我也如此罢了。难遇此时,更难见此景。即使奇怪了,不也如此。几片衰老了的枯黄了的残叶渐轻飘于我眼前,未及于让它落地,我便茫然接住了它。我轻抚着这片有历史的残叶,深感其身前奇迹。

我不敢说什么,只是轻叹。是的,它曾经也出众过,漂亮过。我甚至可以说它是有贡献的,至少也是少有几分荣誉吧。可这一切,随着它的消减,逐渐终归于平淡,最后只是散去,是的,是散去。没人再理会它了,甚至是谈起。它枯竭了,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灰烬都化入了土中,再创奇迹。

一片树叶竟是如此,那不是树叶的呢?

我愿化作一片树叶,散落于净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