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感情,叫我如何放手

在怎样的时光里,让我遇见最美的你。淡紫的年轮,从此便刻上了你的身影,如镶似嵌的工艺品,叫我怎样将你从记忆的便笺上抹去。

三月樱花似乎比平时开得早了些,是耐不住寂寞,还是为了装点我梦里的你。以无情赞美你的存在,也许是造物主最聪明的举动。如此,叫我怎样去放弃。

执一支神来之笔,沾墨挥下行楷的轨迹,在宣纸上独添一份无你的孤独。怎样的我,怎样的你,才会将这份爱演绎成爱之初幕。用怎样的歌剧去添写最婉约的爱情。

残花落,落花残,彩蝶纷飞无留恋。相爱时殇,相守是痛,可用怎样的方法才会让爱情变的像如初。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是不是会对我的爱依旧如昨,忆不完的曾经,搁浅了岁月,用最直接的心去面对,叫我怎能容面不变色。接受了不能接受的,这样,我如何去诠释结果。

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说何必……

以落梅为底色,意流年为经络。如梦令也好,长相思也罢,都约在十月的长安。零落的梅花,被马蹄溅起一地的叹息;江南的绣女,将一生的事绣在锦缎上。几度萦索,素眉浅画,芳华一叠,风若借,酔翻几页。

琴声起,一竿冷。等了千年的岁月,蹉跎成画卷中的一滴墨晕。满树芳华,满纸苍凉,片片落英在弦上化成了相思。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命薄如纸,世人才说美。

其实,我们年少的爱情,无关厚重,无关深刻,只是不早不晚,刚好在黄昏晚霞下遇见。如此浪漫,如何让我对你不相思。只想牵你的手,从春天的百花,走到秋日的落叶,把一路同行封成栩栩如生的永恒。

你知道吗?与你相恋,是我人生中排名第二的美好事情。在万千人海中找到你,排名第一。

等你这么久,相遇的季节却如情丝般,不让我说放手。

文/情殇缘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