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在春天

无关爱情的情诗

春天确实是一个最适合人类生存的季节,我可以在午后的阳光里抱着一本书,即使不累,也要慵懒地撑上一个懒腰。春天也确实是一个令人遐想连篇的季节,封冻了一整个冬季地记忆和小情绪仿佛都能在暖春里随着冰雪一起消融,慢慢浸透五脏六腑,温暖每一滴冰冷的血液。晓雪在微博里说,“人这一生至少要为了两件事情冲动,一是旅行,一是爱情。”我偏执地认为这两件重要的事情一定要留给春天才够唯美。于是在女生节举办的《三行情诗》活动里,我借花献佛似的献上了我的处女情诗:

人这一生至少要为了两件事冲动 一件是旅行 一件是爱情,

我曾以为依我的理智决不会为了其中任何一件事而冲动

直到遇见你的那刻起我冲动的抛弃了理智

“坐者”

现代汉语课上老师提到了一个词--“坐者”.进入大学以来,我忽然发现除了上课时间,大部分我们总是处于“坐着”的状态。高中毕业聚会,大家各自谈起自己所选的专业。

我选择文学院这件事情,一度的成为了大家调侃我的话题。他们说以后我当作者了,一定把我的书免费送给他们。那些时候,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竟然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当一个作者,让他们刮目相看。然而,在大学即将走完四分之一的路途时,我并没有流露出一丝作者的天赋,偶尔几篇雅作也都是绞尽脑汁的结晶。大学四年的青葱岁月是转瞬即逝的,如果我只是甘当“坐者”,只不过整天坐在教室里上课,坐在床上玩电脑,坐在书桌前发呆,坐在操场上晒太阳。坐到最后,终会哭着明白,以前所有的梦想都只能归之为一场终究会醒来的梦。

或许也只有它成了一场梦,才不会使我们在现实这场游戏里输得面目全非,揉成一地的心碎。

你有你的下雨天

忙忙碌碌了一个星期,最盼的就是一个晴朗的周末。三月十日,这次的周末主题是--农家乐。一早乘坐202路车去了王家湾,今天是个下雨天,风刮得很大,弄得我们几个没有提前添衣的人冻得直埋怨这样的鬼天气太不作美了。可是我们一行人中,有个学长说他喜欢下雨天,因为这样谁也就分不清哪里是雨哪里是泪。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这句话对于我来说显得过于矫情。下午三点多,我们年冒着风雨的天气好不容易回到寝室,舒舒服服冲了个澡,忽又想起来这句话,不禁觉得自己总是喜欢在不经意间给别人判死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每个人都有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或许他经历过的东西,受过的伤只能在雨里流淌。

开到糜荼

从没想过那种由于压力太大而自杀的事件会从电视新闻里硬生生地搬到我的身边来。那个一度让我们反感,甚至有些恶心,不时就要吐槽一番的母校,在我们毕业的那天起, 所有的不堪和抱怨就都随着我们的各奔东西而灰飞烟灭,记忆在脑海里不用过滤掉肮脏,在我们进入大学那天起,就都只剩可爱与珍惜。对于不善交际的我来说,有些时候看看好友空间便成了我了解他们近况的唯一方式,这很长一段日子里,我都羡慕他们现在充实而有意义的生活。高考在即,对于我们这些被母校安全送渡的孩子来说,总是希望学弟学妹们也能顺利驶向胜利的彼岸。可是昨天我从空间里看到了这样一条被转发了很多次的日志,这条日志近乎让我们每个人都发麻的地步。我可爱的母校,竟沾满了血迹,三月盛开的花那么柔和,母校身体盛开血红的花却那么刺眼,令人难以让人平静。我庆幸我没有看到那一幕,母校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流产的时候一定很痛苦,我那可爱的同胞在就要拥抱美好世界时,竟在美丽的三月离开了人世。

活在尘埃里

池莉小姐有本书叫《不谈恋爱》,人是怎样一种动物,可以为了爱而生,为了爱而死,为了爱抛弃家庭。爱是怎样一种东西,缠上人这种动物。周围的人要么开始成双成对,要么沉浸或纠结于与爱与被爱之间,而我还是一个人清静寡欲,其实我并不是一空虚寂寞就急迫的想要去恋爱的女子,或许我根本就不是一个适合恋爱的女生,或许所有的女子天生就不会恋爱的,只不过他们的肩膀太柔弱,需要一个人依靠罢了。我时常警告自己不要在寂寞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时常给自己标榜四个大字“宁缺勿滥”!所以,我一直活在自己的尘埃里,并且活得很安逸。

“我凝视著此刻烂漫的春天,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

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每次听到这首歌时,我都会禁不住盯住这段歌词发呆。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伤痕都要留在这美丽的季节里?

让泪随风飘散,深深埋葬这里,等待下个春天,山花烂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