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离了那座城之后,就感觉缺了一段情。

每天习惯到深夜一两点睡,在脑海中慢慢的构思,像在复原那座城市的一草一木。那时候在那座城里,有时也会睡得很晚,但不会是在宿舍玩手机或听歌或发呆,那时候的日子总是很丰富。

那年夏天,莫名的躁动。在背包中莫名的翻到一份信,怀着憧憬与好奇,在凌晨五点起床去往大桥赴约。吹了一早上的冷风,看到了朝阳在江的那头缓缓升起,看到桥上有人在慢跑,有人在练美声,看到郊区的农人担着新鲜的蔬菜赶往菜场,却没看到写信的那个人,所想的那个朦朦胧胧的人。事后才知是老妹的玩笑,怕我找不到女朋友,给我个念想。

那年夏天,周末,没有补课,带上了鱼竿和饵料,乘上车就出发了。沿途是匆忙的人众,急行的车流,太阳在云后玩着躲猫猫,却又仿怕人找不到,时不时的冒出个头,显露下位置。目的地不算近,水库不算大,却也可以在沿堤处看到些稀拉分布的垂钓者,每一个人都很安静,注视着水面,太阳伞在微风中静默。忘了钓了多久,只知道当水库老板提醒要不要吃饭的时候,我们起身买下部分鱼就离开了,口袋总是瘪瘪的,但架不住收获的诱惑。随后却又迷失在了回程中荒芜的田地中,泥鳅很肥,黄鳝很滑。事后,发现原本的取消补课又取消了,那是第一次逃课,只为了一餐鱼。虽是意外。

依稀还记得资江二桥左边工地旁的那些小山丘上的草坪,记得那草坪上独领风骚的巨大石块,还记得那连通资江的水塘边的长得及其茂盛的竹子和刚冒头的竹笋。那次是第二次逃课,逃了周日下午的理综考试,只是因为我们彼此在那个年纪的叛逆与放纵。那时树梅果正青,摘下一把味道酸涩酸涩的;那时沿江风光带还没建,江边一片狼藉;那时正在读高三,大家都很忙;那时手上还有一相机,总爱显摆。

每一次,都会找一个少人又有好玩的地方,古老的向东街,听说粉不错,虽然很破旧,去了;北塔,听说是县城里最古老的建筑物,且沿着江岸,那就去吧。在小城,那是一段永远不知疲惫与害怕的日子,在日落黄昏时,徒步往郊区走,绕着村落一圈又一圈。

每一次都是那么熟悉的几个人,勾肩搭背着,互相倾诉着,在昏暗的灯光下远去留下拉长的背影。那一座小城的每一条街道,就在这样的时光与故事下,被我们抚摸了个遍。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陆续的离了小城了,而小城也在那之后逐渐陌生了我们的视线。每一次回到小城,总是会想起那些一起踏过的时光,去寻找那一起踏过的足迹,却总是在不断的寻找中渐渐地模糊着双眼,相间的时候慢慢的少了,熟悉的环境不再熟悉,当初遗留下的笑声也在耳旁慢慢逝去。

小城的故事,悄悄淡去,随着淡去的还有那些远去还不曾归来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