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火车入苍凉

曾几何时疯狂的迷恋坐大巴车去出行,因为靠窗可近观风景且方便快捷,虽然难免有有人呕吐后留下的难闻气味,但忍忍也就过去了的。

不喜火车的不按时,不喜火车的无法安眠。但人总是有无奈,而无奈多了也就慢慢的成了习惯了。

初次的旅行,人说总有美好记忆。观了三江的山,见了三江人,喝了三江水,却也了解了其坐地起价而无地可住的悲哀。于是在火车上匆匆的来去。

自去年初见广西的山,就觉得它打动了我,因其无规则嶙峋,草深叶茂,也因其千奇百怪,却很是充满着生气。可每次经过都是深夜,总觉遗憾不能看它的全貌。如今的再次相见,却是一片辽阔(可能是大小就没见过真正大的平原,从而一直觉得比家乡大就觉得广的缘故吧)中有序的田地、孤立的山峰。这是一首存在数十甚至上百万年的诗歌,无人的解读,让其永久伫立。现如今,火车穿越其中,错落的房屋,不近不远的隔开,多了鸣笛和牛羊,少了宁静。为何有点心酸?

总说人是世间最伟大的生物,为何不去解读大自然的神奇与孤独,而是用一幢幢的建筑把自己包围,用山峰隔开,由城乡隔开,把心灵隔开,人啊!在那辽阔中寻找什么?处处是炊烟,却无人语。

倚窗观风雨,车内嘈杂,心却与窗外相连,是种孤独。无尽岁月的伫立,见惯的沧海桑田,给我留下的是共鸣吗?不对,我无法理解,只是带着欣赏,用心看着与感受吧!默默的前行。车下的兵哥哥们,你们的招手,我有看到,可是,我却无话说,只想尽快的驶过,带着满腔疲倦与些许的莫名。脑海中你们在浮现,是笑脸,是兴奋还有落寞。

火车上环境终究无法给我以美感,初始的惊叹过后便是悲哀,一种苍凉,火车驶过的苍凉,葱葱绿绿又如何,奇峰突起又如何,终究是在匆匆间成为时间的缩影。这是南方,山山水水的相互交错,而,如果是在沙漠中,又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入眼同是苍苍,风吹满地黄沙起,不见半点绿,再夹杂点点枯骨,那驼铃声声,鸣奏的是凄凉吧?想来不是同一种境界了,沙漠多的是单调与寂静,是呼呼风声的默默独奏,而火车上的事物总是在不断变化中、无尽喧闹中说尽沧桑。

一切风景在动态中更给人以内心的震撼而致使深陷其中吧!看久的窗外,何时多了黄昏的余韵?金色铺满大地里不会有萧瑟秋风今又是的悲哀了吗?火车,咕咚咕咚的使过,车内同样的位置,窗外眨眼就换了风景,唯一不变的只是那拥挤而嘈杂的人群了。

它跑遍着这全国各地,见证了一幕幕的分离相聚。执手有泪眼,相拥互忘言。因长鸣而始,由长鸣而终,两根平行线间的奔跑,有着尽头又什么时候是尽头?我艳羡着着火车,却又同情着它,随时随地的在前进,却总是在孤孤单单中的前进,在默默中承受。

有种沧桑,载着悲欢,叫做:火车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