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

那一夜灯火迷茫,路途依旧遥远。

那一年星光璀璨,奔波不曾止息。

那一生如烟火般鼎盛,但我却找不到一个思念的你。

那一场轮回,醉了浮梦,迷了夏花,飒了冬雪,寂了寒颜,而你,究竟在哪里。

假装坚强,假装你依旧在身边,假装无所事事,那一夜,你走得匆忙,那一生,你开得艳烈,待我走遍了灯火迷途,想要逢着一个那样的你,可惜那都不过是一些玩笑,笑过之后,忘记,忘记之后,便再也没了痕迹。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星空绽得灿烂,灯火耀得艳烈,明明看到星辰,便没了灯火,明明灯火绽放,便没了星火,究竟要在嘈杂中寻找一份静谧,还是在安静中寻味一种熟悉。我爱的人,我思念的那些花儿,你们究竟开在了何方,在这片枯寂的夜晚,你们是否昂首仰望星辰,看到没,那里应该一处灯火,照亮你们的路途。懂得没,那便是我寄给你们的思念。

来时的灯火渔樵,红了半边天的枫火,在夜色降临之前,究竟还是寒了思想中那片最后的领地,姑苏城外的夜凉,夜色如水般的华润,其中有一条鲤,给予了我的灵魂还有认知,知道吗下辈子,我们可能是一条游鱼,畅游在寒冬烈夏,我们不知道寒冷,轻掣在快乐忧伤,我们不懂得心痛,只有七秒钟的回忆,遗忘也就真的遗忘了,无论是那些忧伤,还是彼此的灵魂。

我多想做一个僧侣,一生只为一个你,磕长跪,颂经幡,我多想站在喜马拉雅的山顶,手握转经筒, 吟诵我对你的思念,或许下一世,我会的,我会变成一个僧侣,诵念前生的回忆,诵念那个存于灵魂深处的你,我会朝思暮想,想着我的女孩儿,想着那个被我无数次想起的面庞。这一生或许注定不凡,或许我会成为一片烟火,释放了自己,照亮了你的旅程,或许我会成为一颗星辰,长久的驻于天边,等待你的天明,或许我会成为一朝光芒,飞逝流淌,直至我的灵魂划过你的面庞,你说好暖,我说祝你幸福。也或许我仅仅是一个我,逢不上生命中的你,这一生注定潦倒无色。

想念否,曾经的朝思暮想,想念否,曾经岸柳湖荷,想念否,那些是非不清的童年,想念否,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许下的诺言。

是么,过去了,是么,还在继续,生命啊,仍然在斑驳的流淌,那些陆离的岁月,安静的飘逝在我们那些美好的回忆中,渐行渐远,那些璀璨的青春,游戏般停靠在从前的岸畔,或许今日,你我依旧如斯,或许在多少年的之后,还曾念及彼此。或许遗忘会抛弃我们,或许记忆将如钢铁般伫立不倒,可是这仅仅是一些设想。

那么明日之后的你,是否还会忆起那个曾经的我呢,是否会忆起那些耀眼的岁月呢,可是,或许,可是,或许,可是,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