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洋溢着墨香,回眸间岁月依然安详

在这多雨的夏季,习惯在忙碌之中抽出空余的一丝时间,把自己困在一所房间里,什么都没去想,什么都没去做,只给自己留下些许空间,然而很自然的沉浸在一纸墨色里,彻底的把自己关进文字的世界里面。

——题记

夏日的雨点大滴大滴的打落在窗台前,在透亮的玻璃窗滑落,橱窗的雨迹,很快就模糊了眼前视线,在此之间也就只能看到窗台上开的安详百合了。那呈白色的花瓣任由雨点敲打,漾起一珠珠晶莹的水滴,透映出了清澈像虚构的梦境。在这虚幻的梦境里,我还能隐约看到过往一些泛黄的事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往的一些感动,而把这些事都烙印在了心里,任凭岁月的风霜磨袭,也无法抹去。还有那些若隐若现的背影,虽然暗淡无光,却又一直藏于内心深处。我没去翻阅,没去打扰,只是偶尔怀念。

屋檐下滴落成线的雨点,附和着被雨点打落在半空盘旋的花瓣,形成一幅唯美的水墨画。于是很自然的推开窗户,看着半空中凌乱的花瓣,伸出左手拾起了一片被北风搁浅在窗台上的花瓣,我便是闻着其留下的那一抹残余香气。此时已感觉到仰望窗外的脸颊被浅夏的雨点打湿,此刻的我也已经分不清眼眸中的湿润是泪水还是雨水。依旧站在窗前深吸着雨中的空气,雨中的空气伴有泥土的气息,花的芬香,还有江南的气息,在肺腑里久久未能褪去,时而还在回荡。

还记得那一年,也是雨水纷纷。雨巷里的我们扶撑着油纸小伞,光着脚丫踏在洒满花瓣的小石道上奔跑。那时的我们脸孔带着些许稚气,小脚丫践踏溢满雨水的浅坑,溅起的水花一朵接一朵,打落在衣服上瞬间晕开一个湿圈,而那时我们的脸也笑的微甜。或许此生也只有童年的雨巷,才是最纯真最无忧的了。现如今的我们在各自的岁月里陌生的城市里穿梭,在大雨中才敢把泪与雨相交汇,无论是喜是悲都藏着自己面对,也许也就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住流露在表面的伤悲。

雨越下越大,窗外的枝叶已被雨水打乱,扰乱了原有的姿雅。看着墙壁上张贴的纸墙,那满满的都是诗意的曾经,如今已变的朦胧。还有那些褪色的信笺,也被岁月浸染。我试着透过岁月的城墙,穿过窗外的雨景,拾起笔想再次写落眼前的夏日烟雨。然再细心的去品读雨天的美,试着把原本的忧伤丢入雨中,让雨水来漂洗过去的种种烦恼,漂洗过去不该有的伤悲,漂洗过去的一切一切。

我指尖洋溢着夏日里浅浅的墨香,在信笺里勾勒出岁月的安详。在这个夏日里,我会细细的闻着花季里淡淡的暗香,听着雨滴敲打窗台的旋律,看着晴天里的日出日暮。倘若真有这样,那么我的这个夏天都会过的特安逸。待到休闲时适于坐于窗前,沏一壶清茶,赏一帘美景,写一段美文,静看眼前岁月的变迁。

岁月在笔尖下流淌着苍凉,在素纸上流露出伤悲,我该怎么去婉转岁月里的似水流年。夏天,本是离别的季节,我又该怎么往下去书写。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路追寻着梦想,挥起双手告别了曾一起奋斗的伙伴,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人生的旅途中闯荡,挥别了从前。在这一生之中,我们数不清会有多少次挥别,哪些挥别又是红着眼湿着脸,又或许是哽咽着在心里面。我想也只有笔尖的苍凉,才会记载下岁月里流淌的过往。

浅浅的笔墨,记载着深深的记忆。这一年夏,只想过的简简单单,素娴之时阅几本书,写几段文,修下几分静心,与文作友交谈心事就好。

文/陆念安

2015.6.02

QQ:624342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