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不再恨你了

午后的阳光依旧是特属于武汉的那种灰蒙蒙的感觉,今天我摘掉了每天早晨起来便要开始找的眼镜,任阳光刺得眼睛发胀、发疼。很久以前,我自认为很了解自己的说我喜欢雨,知道过了很久,无数个雨后放晴的第一缕射进眼眸的阳光告诉我,其实我更喜欢它。

我想春天是应该来了,很多同学为了逃避困倦而出游了,可是自己却不敢出校门,因为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恐惧感和罪恶感。三年的武汉生活,很大的一部分遗憾来自于还有很多的地方没涉足过,甚至是未曾听说过。看到这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我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学霸,可事实却恰恰相反,我想我应该是很少出去玩的人之中学习最差的,我也应该是那些天天玩的人之中玩得最没品的。

三年了,我竟然很难以回忆起这三年我究竟做过什么,原来我的大学生活是如此的单调而落寞,单调的只剩下睡觉、吃饭、逛网页,落寞的连续一个月吃两门同样的菜,落寞的如今天一样午觉能睡四个多小时,落寞的逛网页逛得发呆而每隔几分钟打开360主页,晃荡晃荡然后关掉,或许我真的是一个不会生活的人,又或许我真的是一个不愿去生活的人,甚至我真的是一个不敢去生活的人,也许就该给自己定义为一个很懒的烂人。

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离开熟悉的校园,熟悉的城市,开始奔向远方,过不了多久,大学里那些曾今熟悉的面庞也即将曲终人散,我们告别了一些人,却终究也告别了一段岁月,我不知道下一次道别会不会有些舍不得,然而很多东西早已经在不情愿中开始道别了。有些曾经变成了回忆,一些诗化了的美好回忆,甚至到了现在,那些回忆都已经变得开始模糊,甚至不情愿去仔细回想那些细节,我们只知道,那些曾经确实曾经来过,那是一些曾经有过的岁月,曾经苦过、累过、放弃过、争取过,然后被岁月融化了,化成一杯淡淡的香甜。

岁月温暖了过去,过去冰冷了自己。

我们始终在以往,却以为自己在努力回忆。

我们始终在坚强,却以为自己很容易脆弱。

我们始终在妥协,却以为自己很难去放弃。

我们始终在嗅着岁月的芬芳,却以为自己一直在炼狱。

也许某个三月,你还会回到曾经依偎的那棵樱花树下,又或者你从未离开这片开满樱花的校园,只是那时的你已经有了浓密的胡渣,片片樱花笑你西装革履掩不住啤酒肚而跌落在了树丫,你说幸好替你们在樱花树下拍照的人早已散落在了天涯,因为你害怕再次看他,问起曾与你相拥樱花树下的她,早已为他人披上婚纱。此时,早已等不及盛放的千树万枝樱花,我说幸好我们曾经没有误入樱园,幸好如今我们还没能等到烂漫樱花,看花瓣轻抚面颊,否则每到三月江南春意焕发,心中岂不凭添了一道明媚的伤疤?

张宇唱:“我像是一个你可有可无的影子,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原来我以为恨一个人会让她在意,原来我也以为你只要抓得够牢,她就不会走的很远,原来我甚至以为我足够伤心,就可以换来一个人的不忍,后来证明我错了,对一个真正的惩罚不是恨,而是让她成为普通人,她的QQ躺在你最普通的分组里,而你不用把她拉进黑名单,因为你自己都知道有一天会忍不住看你的黑名单,她的电话号码静静的印在你的脑海里,而你不用刻意去想起,时间久了,你也许会问自己,倒数第四个数字到底是0还是7,她于你终也只是可有可无的普通人而已,明明知道你撒谎却也无可奈何,连她自己都知道她早已没有窥探你心思的权利而已。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散着散着就远了,有些事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回忆忆着忆着就淡了,有些岁月活着活着就遗落在角落了。时间久了,我们当再次遇到曾经信誓旦旦说要在一起的人的时候,可能再怎么努力也回忆不起或者说不清你们曾经的故事了。那时距离过去,我只是不再恨你了,我们早已经走远了。

曾经你买的钱包早就已经不再用了;曾经你挑的衣服早就已经旧了封在箱底了;曾经你买的袜子破了俩洞早就扔了;曾经你买的戒指不知道那次洗澡掉厕所早就找不回来了;曾经你买的手表早就不走了,也懒得换电池了;曾经你买的巧克力,保护不让室友吃,最后也吃完了,盒子早就扔了;曾经你硬拉着去买的皮鞋,码子变小了,也早就已经不上油落了一层灰了;曾经你选的钥匙扣在我还能回忆起的时候,你就已经跟人换成情侣的了,如今我也换家了,换锁了,早就一起扔了。很多东西伴随着回忆偏偏散落,而我只是不再恨你了。原来不恨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最自己最好的释放。

我们总是过了很久,才知道我们曾经亲手舍弃的东西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其实后来的后来我们发现我们曾遇到了很多当初,可惜我们长大了,变温柔了,没有了对未来的恐惧,没有了对未知的好奇,于是感觉一切太心急了。

我们就像一个赌场老手,开始学会了该什么时候收手,我们在抛掷赌注的时候,已经懂得了不至于毫无保留,倾家荡产,所以赢了便是幸运,输了也属接受的意料之中。

三月樱花马上就要开了,这是第三场樱花节,可惜人都是很贱的,自认为我们有看不完的樱花,直到有一天离开校园,才遗憾自己竟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岁月已在墙上剥落的老小孩。离开他之后之后想要回来也已不是件容易的事,像是被遗弃的孩子,下次回来早已成了陌生人,就像有些人,要么不放弃,一旦放弃就是过去;有些东西既然知道早晚要是去,当初就不应该珍惜;有些人,明明知道不可以,却还要问她:我最亲爱的你,能不能紧握我的手,陪我到最后。如果有一天开始觉得爱上一个人很难,但忘记一个人很容易,那时的我们也已经开始对全世界变得温柔了。

明明知道要被全世界遗弃,所以请原谅我不够爱你,就像你希望的,我还要留点爱自己。没有人替你好好爱自己,更没有一个人爱你比自己爱的更好。有人说不喜欢张宇,她不懂张宇,更不懂十一郎,其实我也不懂,可是张宇却在《你的现在》里替我唱道:听你说着你的现在,你对他的那份依赖,也许你自己都没有发现你眼中的光彩,如果不是被一个人深爱,你就不会有这种坦然,对我,侃侃而谈,你也问起我的现在,我的仍是一片空白······也许唯一不同的是我心里早已对你没有了期待。

带着一份虔诚去看这座城市。

带着一份留恋陪同学将去看樱花。

带着一份倔强和希望去准备考研。

于是,带着一份隐隐的疼努力继续留在这座城市。

我不是个好人,更不希望成为一个好人,已经不是“大坏蛋”了。我很坏,所以我只是不再恨你了;我很坏,所以待这城市冰冷始终;我很坏,所以待全世界都温柔;我很坏,所以待自己如昨日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