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还是很迷茫

睡觉,我处在睡与醒之间。索性拿出手机写点什么。

脑子里有许多东西盘桓着,被太多东西所羁绊,我觉得烦心。烦心,或许起源于今天下午和我妈的一次谈话。没错,谈话的内容当然离不开最近的热门——高考成绩。

我的一些初中同学是在镇上读的高中,而我是在县里读高中的学生中的一个。可怜的是,在县里读高中的那几个人中,就我落榜了。而在镇上读的呢,反而考得比我好很多。

当她得知我的某初中同学超常发挥时,她便开始说我不努力。这我似乎无法反驳,因为我在高三后期的时候确实有点浑浑噩噩。

但,突然,她却这样对我说:“你考得这么差,如果是我的话,在别人面前不知道要多自卑呢。”这是我最反感的话,再加上是出自于她带着嘲讽的口,于是我突然就怒火燃烧。

我想,“自卑”,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这样说呢?你难道不知道我长这么大以来,没有自信都是因为你经常对我这样说话吗?其实我知道你这样说似乎是在用激将法。但你知不知道,从小,每次只要我的成绩比别人差的时候,你总爱这样对我说,于是我总是觉得自己似乎真就该像你说的那样——认输吧,你就是比别人差,在比你优秀的人面前就是该露出一副自卑的姿态。然而多可悲,这样的姿态渐渐成了我生活的习惯。我开始在对人或对事时,总是透露出一种完全没信心的样子。

这样的我,被初中班主任在班上点名道姓地说。被高中班主任在班上点名道姓地说,也曾被他叫到办公室里说。姨也这样说我。后来,你也这样说。之后,我就对自己说:那就改变吧,做一个自信的自己。然而,你一定不知道那是一件多难的事——对于我这个从小缺乏自信的孩子来说——突然有了强烈的心情去改变,那就如揠苗助长。

后来,我说,慢慢地、顺其自然地去改变吧。直到现在,我也是才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几步。我依旧缺乏自信。在见到比我优秀的人时,依旧会露出卑微的姿态。我依旧不敢在太多的人面前自如地说话,依旧不敢。

但,总还是有点成果的。走出的这几步让我学会了假装。在露出卑微的姿态时,假装自己很不在乎那个人所比我优秀的地方的样子。其实心里、骨子里,早已将自己低到尘埃。

有时候我也安慰自己,我这是低调,低调些总是好的。可事实告诉我,那不过是在自我欺骗。可,我总算是有了一个可以暂时保护我的盾牌,让我可以不再那么窘迫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今天,当她再次那样对我说时。我的盾牌,仿佛在那一刻被击破。

其实,考得比他们差,我的心里本就已经很难受,甚至都在思索着再见时要以怎样的一种姿态。看着最近她为我忙碌的样子,我想她或许会不再如当初那般,将我和他们相比得厉害。可我太天真,我怎么就忘了父母本就是喜欢将自己的孩子拿来作比较的动物呢?这该被原谅的。我心深处认为她至少还是会鼓励我的。然而……她不该恣意地贬低我啊!于是我反抗:“为什么总和别人相比?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就行了!”

接着,她似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你这种人就是没上进。不和别人比,你怎么会知道自己真正的样子,你怎么会有上进心?像你这种甘于平淡的人,以后就只会被社会淘汰。如果当初我们不和别人比,不看到我们家和别人家的差距的话,会有现在这么好的生活哦?还有,不是我说你。当初,你中考完了后。我遇到你初中班主任,他说你是再怎么都比不上XX的。结果你看,这次高考你比赢了吗?人家在三年前就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预测。说得好准。”

我默不作语,呵,原来我给那个教了我三年初中的老师留下的印象是这样的。呵,我是不是很没用?内心固有的消极思想不断地涌进脑海。原来我本就比别人差吗?我还在做些什么无谓的挣扎?或许我本就没有拥有自信的权利吧?

我头痛,到底是在和别人相比时取得的胜利中,在看戏人的一片赞叹中寻找赢的自信?还是就按自己所想的那样过自己平淡的生活,不去做那些竞争,按自己的想法慢慢树立自信?

又回到最初选择的时候,但我已不再是曾经的我。如今的我更难抉择。是因为更没有自信了吗?